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掠爱成瘾,首席的心尖囚宠 > 正文 第320章 大结局
    第320章 大结局

    冬日的阳光有种懒洋洋的温暖,窗外是厚厚的积雪,在光线的照射下散发着奕奕光彩。

    屋子里的暖炉跳跃着火光,那木制的摇椅上,美丽的女人腿上盖着毯子,手中捧着一本童话书,看着里面的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脸上显得宁静又幸福。

    转眼已经过了两个月,继那次的风波之后居然平静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殷朗几乎每日都留在庄园里陪伴微然,在她休息的时候再独自呆在书房里处理事务。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摇椅上的女人回过头去,看着那个穿着格子毛衣的男人端着杯果汁靠了过来。

    “你今天又不出门?”

    她微微偏着头,殷朗却是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她头顶上的软发。

    “怎么,嫌我不务正业了?”

    没有了殷氏首席头衔的殷朗,居然没有丝毫的不习惯,反而有种乐在其中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体验过这样的生活,而且奇妙的是,哪怕二十四个小时都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也不觉得厌烦。

    殷朗的手又挪到了微然的小腹上,仿佛能够感受到那鲜活的小生命。

    “我是担心耽误你的正事。”

    “没有什么比你和孩子更重要的事情。”

    两人相视一笑,微然的脸颊上浮现出两片绯红,“我都被你养胖了,重了十斤。”

    这声音里带着无奈,殷朗确实把她照顾得太好,一日三餐全部精心搭配,甚至还有下午茶和夜宵,似乎以养胖微然为他的人生目标。

    “胖了好,可爱。”

    殷朗一边说着,一边温暖无比的轻捏着她柔软的脸颊。

    比起以前纤细的身子,他更喜欢现在的微然,圆润的手臂脸蛋满满都是幸福的味道。

    微然却是不满的拍开了他的手,极度怀疑等孩子生下来,不,或许未来的自己会被殷朗养成一个大胖子!

    “婚期延后了一些,你不介意吧?”

    殷朗已经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竟是打开了电视,选了某个频道。

    微然知道他是为了她考虑,毕竟两个月前开始,她的孕期反应就有点儿大。

    “只要和你在一起,仪式什么的都不重要。”

    此话一出,微然的眼神微微一变,自己居然如此自然的说出这样的情话,会被他笑话的吧?

    那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让微然的回忆在这一刹那汹涌而来,两个人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犹如走马灯,微然从来都没有想象过。

    自己会从厌恶惧怕这个男人,到现在的……爱入骨髓。

    “我可以录下来吗?你再说一次。”

    正当感慨之际,身后传来了一片温暖,殷朗双手环住了她的脖颈,脸颊贴着他,带着他身上独有的男性味道,声音有点挑逗。

    “不行!”

    再让她说一次?这种话要发自内心看时机的好吗?

    “那如果我给你一份礼物,你就再给我说一次。”

    礼物?“我不要什么礼物了,你……”

    “微然!”

    就在这时,门口却是传来了一道惊喜的声音,随后那声音一顿,“殷,殷总也在……”

    殷朗此刻已经放开了怀中的女人,微然回过头去,看见一张熟悉无比的面容。

    “妈!”

    微然立刻站了起来,那妇人的身后跟着两名保镖,手里提着她的行李。

    “小少爷。”

    站在楼梯口的女佣抬头看着此时立在栏杆旁的贺温然,殷朗说要给他一份礼物,让他下来,没有想到却是……

    贺母如今一身朴素的打扮,原本时髦的长发现在也简单的挽在脑后,不再浓妆艳抹的面容透着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宁静与慈祥。

    她呆呆的看着此刻站在对面的少年,那熟悉的面容带着几分陌生的改变,眼前瞬间一热,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温然,真,真的是你……”

    贺温然呆呆的站在那里,却有了刹那间的晃神。

    那是……妈妈吗?可是却又不像。

    记忆的妈妈年轻漂亮,眼底全是被宠溺的幸福,而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妈妈的形象又变得那么模糊。

    是她吗?

    “我……”

    不等贺温然开口,贺母已经顾不得其他冲了上去,一把将那少年抱住,声音不住的哽咽着。

    “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们!”

    熟悉的味道,又带着一点点不同,那清秀的少年眼神一闪,似乎也红了眼眶。

    那个字堵在喉咙,脑海中似乎浮现出那时候的温馨一家,父母在旁,阳台上爸爸种的花,餐桌上妈妈烧的菜,以及姐姐接他放学时温暖的手掌。

    “……妈。”

    殷朗把时间留给了这一家三口,他们在屋子里说了许久许久。

    而他坐在沙发上,看着此刻正播放的新闻。

    “豪门殷氏风波不断,殷氏幕后老板接受调查,今日举办记者招待会。”

    画面一转,殷柏岩站在记者面前,各种闪光灯成了背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熟络的回答着各位记者的问题。

    “关于两个月前的事件,殷总有什么话要告诉大家?”

    “关于那一次事情,皆是一场误会,我们殷氏已经调查清楚,一切都是内部人员捣的鬼,对于贺微然小姐的伤害,我表示非常抱歉,并且我非常认同这门婚事,犬子即将举办婚礼,到时候请各位赏脸到场。”

    沙发上的男人脸上扬起了满意的冷笑,殷柏岩口中所说的内部人员就是刘忠,难道他以为得罪了微然不用付出代价?

    这一次,就让他尝尝变成弃子的味道。

    既然他想做一条忠诚的狗,那就让他帮殷柏岩扛下这一次所有的责任吧。

    此刻电视屏幕继续播放着关于殷氏独子婚礼的种种细节,楼上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关门声。

    “殷朗?”

    微然站在楼梯口,惊讶的看着此刻的新闻。

    是她听错了吗?还是她看错了,屏幕上的字母……说殷柏岩正在积极筹备她和殷朗的婚礼。

    “你们谈完了?”

    沙发上的男人站了起来朝她走了过去,那温暖的指腹擦掉了微然脸上还未干涸的泪迹。

    她的妈妈抱着温然哭了很久,说了很多话,微然一直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却又会控制不住被他们感染,所以还是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新闻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殷柏岩突然改变主意了?

    “听说怀孕的人会变傻,看来是真的。”这个小傻瓜,难道看不出来殷柏岩已经穷途末路了吗?

    殷朗带走了殷氏集团的几大客户,又爆出了一些殷柏岩的内幕,导致他信誉受到了极大损害。

    国外做生意的人都极其看重信誉,殷柏岩若不妥协,殷朗这里还有更厉害的猛料等着他。

    “是你……”

    “当然,这其中也有佘夫人不少功劳。”

    听得出来,殷朗的心情非常的好。

    “那么以后,是不是再也没有人会反对我们了?”

    “或许有,不过……他得做好万劫不复的准备。”殷朗顿了顿,眉头不由得一皱,“怎么又哭了?”

    眼前的女人泣不成声,这两个月虽然她看起来平静,可总是担心着这场婚事会不顺利。

    他是殷氏首席,为了跟自己在一起辞掉了工作,微然不知道心里有多么内疚。

    她总觉得这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是被自己拉下来的,这种负罪感让她无法全心全意的去感受幸福。

    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看见自己所爱的人,为了自己跟至亲之人决裂,特别是为人母之后,微然的这种观念更加的坚定。

    “其实,我昨天进了那个房间。”

    她的声音哽咽,殷朗忽然明白了什么,“她没伤害你吧?这很危险,你知道吗?”

    走廊的最后一间房,里面住着殷朗的母亲。

    他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紧张,“以后不准再进去了!”

    “我只是想告诉她,从今往后,我会代替她来爱你,可是殷朗你知道吗?她没有伤害我,她就那样一直盯着我的肚子,好像知道,那是她的孙子。”

    女人天生就是一种很奇妙的存在,殷朗的母亲没有像之前那样大吵大闹,而且听见自己即将做奶奶的时候,她居然哭了。

    “……”殷朗沉默了许久,才冷淡的回了一句,“是吗?”

    微然的手缓缓的抚向他的脸颊,“殷朗,我相信今后的路,我们一定会幸福,所以你……也尝试着去原谅过去,好吗?”

    原谅?其实……自从有了微然以后,他就不再那么执着于过去的阴影了。

    如果没有过去的他,又怎么会有今日的一切?

    殷朗的眼中闪动着深情,“只要有你在,过去发生过什么都不重要了。”

    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微然重重的点着头,是啊,因为有了彼此,过去的艰辛也都成了一种回忆。

    “陪我出去外头走走?”

    冬日的阳光温暖,雪地上留下了两串长长的脚印,女人幸福无比的依偎在男人的怀中,而男人,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女人。

    “为什么想到把我妈妈接来?”

    “我觉得让她来参与筹备婚礼,你会高兴。”

    风中传来了两个人温暖无比的对话。

    “你不是想让你的舍友做伴娘吗?我已经通知她了,到时候把她一起接来。”

    “你做事一直这么周到吗?”

    “你在笑我?”看来,不能告诉她孩子的名字他都已经想好了。“只可惜,徐伯不在了。”

    她更加握紧了他的手,“我相信,他在天上看着我们。”

    男人的声音没有了往日了冷酷,女人的声音里则充满了无尽的喜悦与满足。

    凉风拂过,树梢上的冰霜似乎掉下来点点星光。

    曾经的流言,艰辛,恐惧,冰冷,在这一刻渐渐消散,只剩下两颗紧紧相拥的心。

    雪地里的脚印越来越长,他们似乎一路……就要走完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