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晚安总裁大人 > 正文 第612章 全文完,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简茉心口有些闷,她不想在书房多呆了,更加再呆在宋星然身边。

    “宋少爷,结婚准备的事情,请你先暂停吧。”

    说完,她低着头,转身匆匆跑出了书房。

    宋星然看着她跑开,没有留住她。

    简茉的话,让他没了头绪。

    他需要理清楚心中的纷乱,好好想一想。

    ……

    ……

    暮雪的降生,宋家的亲朋好友自然都知道了。

    来探望贺喜的人,络绎不绝。

    容恩跟容谨沉就是其中之一。

    当初容恩跟容谨沉出去度蜜月不久,就在容景天口中得知宋星然让一个女孩怀孕的事情。

    容恩当时惊的嘴里都能塞下鸡蛋了。

    为此还跟容谨沉调侃了很久,说宋星然纵横情场多年,常在河边走为此湿了鞋,阴沟里翻了船。

    后来又知道那个怀孕的女孩子是简茉时,容恩的笑容又暧昧几分,一副了然的样子。

    为了不打扰宋星然,这几个月,哪怕容恩回了H国,也一次没有跟宋星然接触过。

    后来知道宝宝降生了,才跟容谨沉商量着来探望一下。

    不过,为了避免尴尬,容恩特地挑了宋星然不在家的时候,跟容谨沉拜访了宋家。

    简茉自然知道容恩的身份,颇有些拘谨。

    在艳光四射,妖气横生的容恩面前,简茉觉得自己像个丑小鸭。

    容恩反而很放得开,跟简茉熟稔的很。

    容恩提出能不能抱抱暮雪时,简茉抿唇含笑的应着。

    除了心宝,容恩还没有抱过其他的小宝宝。

    容恩小心翼翼的搂着暮雪,暮雪那双黑葡萄似的漂亮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容恩。

    一双小手胡乱挥舞着,抓住了容恩散落在胸前的卷发,然后咧着小嘴笑起来。

    容恩顿时眉开眼笑,扭头跟身边的容谨沉轻呼道:“好可爱,好萌啊!!跟心宝完全不一样,小公主!”

    容谨沉严整俊逸的脸上,也浮现几分笑意。

    容恩兴奋的一边逗弄暮雪,一边跟简茉说话,不时让容谨沉来看暮雪的各种小动作。

    简茉站在旁边,多半的眼神都落在容恩身上。

    越看就越觉得自卑。

    宋少爷喜欢她,完全就是在意料之中。

    连她都觉得容恩特别的很,身上有种吸引人的魅力。

    容恩玩够了,才温柔的将暮雪还给简茉,笑吟吟的问:“听说你要跟宋星然举行婚礼了,我连新婚礼物都准备好了,不知道定在了什么时间呢?”

    简茉赶紧摇摇头,含混道:“没……暂时还没有呢。”

    容恩没看出来她情绪里的异样,只是笑容更灿烂了些:“那也没事,我可以提前让人把礼物送来。”

    简茉哂然笑笑,不再辩解。

    容恩特别喜欢暮雪,在宋家呆了好久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撒娇似的磨着容谨沉,口口声声的说羡慕简茉,觉得女孩子好可爱,她也想要女儿。

    然后一路磨着容谨沉,把容谨沉撩的起火。

    却又见她像是任性的想要糖的小孩子,哭笑不得。

    带着容恩回家,自然当晚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

    容恩走后,简茉有些心不在焉,老是走神。

    晚上宋星然回去,看到别墅客厅堆了很多小孩子的礼物,随口问了一句,新来的佣人不知道他的逆鳞,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才知道容恩来过了。

    原本心情很好的宋星然当即脸色就沉下来,连晚饭都没有吃,去了书房。

    这让心不在焉的简茉,更觉得难受。

    说不出是嫉妒还是委屈,又或者是什么别的。

    在她看来,宋少爷还是非常在乎容恩的。

    ……

    晚上,在婴儿房里哄睡的暮雪后,简茉起身准备回房。

    诧异的发现宋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婴儿房门口,就那么依靠着门框,懒洋洋的看她哄暮雪。

    都不知道看了多久。

    想起刚才自己还给暮雪唱了好几首童谣,五音不全,简茉就觉得有点尴尬。

    她整理了被暮雪抓乱的居家服,冲宋星然矜持的点头:“宋少爷。”

    生疏的称呼,生疏的距离。

    宋星然站在门口没动,半边身体隐没走廊外的阴影里,神情莫测的看她。

    婴儿房的光线为了保护暮雪的眼睛,柔和昏暗,光线幽微。

    朦胧暖光中,简茉站在婴儿床边上,极其温顺,她身后就是熟睡的暮雪。

    宋星然就这么看着她们母女,心跳一下下的急起来,胸膛跟着暖热起来。

    妻子、女儿,一个家。

    见宋星然眼神不对,简茉疑惑:“宋少爷,怎么了?”

    宋星然脸色微沉,起身走到她身边,呼吸的节奏,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乱起来。

    “婚礼,如期举行。”他命令似的说。

    简茉皱眉,有些不愿,“可是……”

    宋星然睨着她,眼神亦发晦暗:“没有可是,从今晚开始,你去我房间睡。”

    “什么?!”简茉被吓到,后退一步。

    宋星然眼瞳微缩,一把抓住简茉纤细的手腕,将她扯回身边。

    这是那一夜之后,七个月来,两个人第一次靠的这么近。

    简茉感觉被他抓着的地方,像是烧着了似的烫起来。

    她脸颊有些发烫,着急的想要挣脱。

    宋星然眉间一抹不耐,不仅没让她挣脱,反而瞬间用力,强势的将简茉揽进了怀里,紧紧箍住。

    “宋少爷,你……”简茉又急又恼,在他怀里使劲挣扎。

    宋星然低头,鼻尖擦过她的长发。

    在简茉身上嗅到了一股甜甜的奶香,诱人的很。

    “别动!”他霸道低喝一声,跟个轻狂的无赖般。

    简茉顿时不敢动,趴在他胸膛里,无措的很。

    感觉到怀里她的身体僵直,防备的姿态,宋星然非常不自然的放低了嗓音,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温和一些:“不用担心,我暂时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去我房里睡。”

    她刚刚生过宝宝,他还没那么的禽兽的想要对她做什么。

    简茉抿抿唇角:“为什么?”

    宋星然说:“你不是不想要捆绑的婚姻吗?你不是想要跟喜欢的人结婚吗?”

    “嗯?”简茉觉得嗓子有点涩,她没明白宋星然的意思,更加不敢往深处去想。

    见她似乎还没理解,宋星然烦躁的啧了一声,更加用力的搂紧了简茉,凶巴巴的问:“你喜欢我吗?”

    简茉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感觉整个人都烫了起来。

    她抓紧宋星然胸前的衣服,紧张到极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其实是喜欢宋星然的。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许是被他抓到酒店,恳求他,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替自己爸爸求情,却被宋星然放过的时候。

    也许是看到宋星然因为容恩失魂落魄,自弃痛苦,她觉得心疼的时候。

    又或者,是因为宋星然总是口是心非,明明一副很嫌弃的样子,却又暗中关心她,因为她的事情,紧张在意的时候。

    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唯一确定的是,她是喜欢他的。

    简茉鼓足勇气,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小声反问回去,“那……那你,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让宋星然顿时冷哼一声。

    简茉听出了他的不悦。

    可她还是想知道答案。

    宋星然搂着她的手,又紧了一点。

    视线也落在两人身边的婴儿床上。

    暮雪乖巧的睡着。

    宋星然才傲逸不耐的说:“我喜不喜欢,你不知道吗?”

    简茉:“啊?我……我不知道。”

    宋星然又是一声冷哼,“不知道就去查,等你明白暮雪的名字跟出处,就知道我喜不喜欢你了。”

    宋星然起初也是不确定的,可是他对她也是有感觉得吧,否则就不会下意识的想到那首词,把两个人的女儿,名字摘自词里。

    那首词里,大雁,是忠贞的爱情鸟。

    简茉怔怔,忽然想起了宋爸爸之前夸赞过,暮雪的名字起的好,元好问的词里就有,典故跟由来。

    暮雪。

    她蹙眉思索,想了起来那首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