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魔王嗜宠:惊世废材要逆天 > 正文 第1138章 “残暴”的府主大人
    第1138章 “残暴”的府主大人

    原本还能近距离瞪着那贱人呢,如今隔得这么老远的,就算是奋起一跃扑过去咬上一口也难,柳依依难过极了。

    可她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主,苏沫若炼丹不说话,旁人看着也只是小声议论,可这一位却时不时喊上一声。

    哦,对了,那些外头的流言,多半就源于柳依依的声音。

    可是,不论柳依依如何作,至少在场之人每一个搭理她的,整个人仿若被遗忘在了世界角落一般,只等着最后的审判。

    一开始还好,时间长了,柳依依浑身上下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分不清兴奋还是恐惧。

    终于,在苏沫若提炼无极草的关键时刻,柳依依奋起一跃,大声吼道:“苏沫若!”

    随即,重重地砸在一旁的石阶上,发出“砰”地一声沉闷的声响。

    这么大的动静,人们再也无视不得,不由得纷纷扭头去看她,也正在这时却听得“砰”地一声响,炸炉了!

    人们木讷的扭头看向苏沫若,尤其是看着那从炉鼎中清扫出来的黑灰,无一不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听丹峰小哥说,这会提炼的可是无极草吧。”

    “是啊,这无极草可珍贵了,别听丹峰小哥那语气么?酸的啊!肯定价值不菲!说不准跟白鹫是一个层次的!”

    “是啊,就这么给毁了,也太可惜了。”

    “诶,刚才丹峰小哥不是说了么?这药材本就难以提炼,就是丹峰小哥他自己,也没有把握,苏沫若这么年轻,毁了也是正常吧,只是可惜了这好药材!”

    “可不是呢!要不是柳依依那疯婆娘瞎吼,苏沫若能晃神么?不晃神的话,这丹炉能这么个炸了么?你没看么?刚刚人家苏沫若已经提炼了好一会了,一看就是会处理的人!都怪柳依依这蠢货!”

    “就是,当初就该把她嘴给堵上,光绑起来算什么啊!还给跳起来了,幸亏把她拖得远,否则这一跃而起,还不把苏沫若的药材全给砸坏咯!”

    “是啊,你说这女人到底想什么呢?这么跳起来,她自个就不疼么?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谁知道呢?这世上,不是每一件事都是有动机的,有时候只是某个疯子的疯狂举动罢了!”

    人们不无惋惜地议论着,而丹峰小哥罕见地没有开口,目光凝重的看着那炉灰,只觉得这东西似乎已经算得上是半成品了。

    是因为柳依依这个外因呢?还是因为她自己的失误呢?亦或者,她本身就是在探索着。

    种种疑问萦绕心头,却无法寻人去问,丹峰小哥郁闷极了。只不过,此刻的他,再也不怀疑苏沫若在干什么了,毫无疑问就是在炼制治愈丹。

    不论这丹炉到底什么情况,但她都是一名不错的炼丹师,足够成为自己的对手的炼丹师!

    让人意外的是,当苏沫若好容易清理完了炉灰,既没有歇斯底里地冲向柳依依讨要一个说法,也没有再度起火重新炼制,反倒是平静地看着那炉灰,仿若整个人傻住了一般。

    “喂喂喂,这该不会真傻了吧?无极草再珍贵,她倒是随意拿了出来!如今这般,该不会是在酝酿什么大招吧?”

    “要不,我们站远点,省得一会伤及无辜?”

    “有道理!不过,她虽然站在那,可你能感受到半点灵气的波动?”

    “对啊!没有灵气的波动,这说明她并非在吟诵大招!”

    “不对!灵气!灵气波动!快!快退!”

    一群人忙不迭地向后退去,生怕一会余波伤到了自己。

    柳依依自己作死,在人家炼丹的关键时期去打扰人家,加上柳依依前期犯下的过错,就算是死于这大招之下,也是说得过去的,到时候苏沫若顶多也就算是因愤怒蒙逼了双眼,导致的激.情杀人。

    虽然犯罪事实充分,但社会危害性不大,既不至于赔上性命,也不至于驱逐出学府,顶多也就是关个禁闭,再闯个几道险恶的关卡,说不准还得受点皮肉之苦,总归算不得太严重。

    可若是放个大招殃及池鱼,一方面咱们也冤啊,另一方面到时候算起来,你苏沫若也冤啊!得嘞,咱们还是自觉点,赶紧地跑咯!

    外头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前头的人拥挤着,反应快地赶紧地跟着跑,反应慢点的傻站在那想问个清楚,一时间场面甚是混乱,不少人摔倒在地,险些踩踏致死。

    可是,这些人等了许久,那传说中的大招却半点来临的迹象也无,更为神奇的是苏沫若身上的灵气波动,竟然渐渐消散掉了。

    莫非大招酝酿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导致这大招没释放出来?还是说,苏沫若冷静了下来,发觉为一个疯女人赔上自己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总归,苏沫若是停下来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甚至,当着大伙的面,再度拿出一株无极草来,眼都不眨地投入丹炉之中。

    “我靠!无极草啊!”丹峰小哥忍不住地爆了句粗口,看着那一地炉灰,这心就止不住地疼!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无极草是他的呢!

    “诶,不说无极草特别珍贵么?我看也没什么嘛,你瞧人家拿出一株又一株,随随便便,都不带犹豫地!”

    “是啊,依我看,还是那丹峰小哥眼界窄了,自己得不到就觉得这东西稀罕,实际上只是因为没钱罢了,人家有钱人随随便便就拿出一大把!”

    “嘘!别说了,丹峰小哥可傲娇了,别一会被他给听到了!”

    “诶,若师妹也是大度啊,被柳依依给吼地,损失了这么一株值钱的药草,竟也没有发飙!”

    “是啊,若师妹这脾气也太好了。要换做是我,我这暴脾气,根本忍不了!现如今,我看着柳依依就来气,这人到底想做什么啊?头一次,我希望府主大人赶紧出现,赶紧地审判惩罚了事!”

    “可不是嘛!听师兄师姐们说,以前一旦府主大人出现,必定鸡飞狗跳啊!这求情地,求饶地,痛哭流涕地,不绝于耳!府主大人说一不二,任凭旁人如何哭泣,也从不改判。许多原本算不得什么大事的,硬生生因为府主大人一句话改变了好些人的人生,或杀或逐或打或关,可谓惨字当头。”

    “是啊,曾一度觉得,府主大人不在,是这女人的幸运,可如今看来,府主大人不在,竟是我等的不幸!也不知府主大人与各家殿主到底去了何处,怎的一年了还不见踪迹?”

    “我偷偷告诉你,我从看惯宗祠的长老那打听过了,玉牌好着呢!”

    “好着就好,但愿早点回来吧,否则我们真要被这女人给折磨死了!”

    “依我看,要不咱们直接把这人给……”

    “别别别,不可千万别揽事!光明学府禁止私斗,更禁止私刑!你小子千万别玩火!”

    “我也就说说嘛,你别当真!”

    这些人离苏沫若挺远,可离柳依依挺近的,是以这一番话柳依依是一个字都没漏掉。

    许是没有熟读光明学府律法,柳依依非但没觉得害怕,反倒觉得这些人是在恐吓自己;非但没有半点收敛,反倒是再一次一跃而起,冲着这群人就撞了过去。

    可怜柳依依被绑着,除了舌.头能动之外,也就只能做这么一个动作了。

    亏得她不怕疼啊,这么一次次高空落地,落地再跳起再落地的。

    “瞧,那女人越说来越来劲了 !看我不收拾收拾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