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邪帝睐上神藤狂妃 >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大结局:夫君,我们回家吧!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看着挡在姬如月面前的拓跋弘,慕容言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容,声音寒如冰铁,语毕,她也不打算多说,直接操控着混沌神藤,朝两人卷去。

    “啊月,我不想伤害你!”;拓跋弘咬着唇,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已经过去几万年了,何况如月说的对,你又不是啊月什么人,顶多不过是身体里面有一点她的残魂罢了,就算是报仇,你凭什么

    ……?”

    “哈?哈哈哈哈……”

    听到拓跋弘的一番话,慕容言先是一愣,继而,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直笑得她眼泪都出来了,也停不下来,“原来,这就是你们心安理得的理由?”;“因为寒月已经死了几万年,因为她的魂魄几乎消散?因为她的转世被你们一个个杀害?所以,你们觉得自己就心安理得了?就高枕无忧了?就没有人有理由为她报仇

    了?”

    “凭什么?!”

    “世上怎会有如此无耻之人!君子报仇,十万年也不算晚!”

    说到后来,慕容言几乎是目眦欲裂,歇斯底里,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原来竟是这种想法!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只要想到这两个人不仅害死了寒月好几世,还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慕容言就觉得心里痛得不行,眼睛酸涩不宜,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从她的眼眸中迸射而出!

    “杀了她!杀了他!”

    脑海中,一个声音不停地催促道。

    此时,慕容言的眼前,豁然出现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那女子面容与她一般无二,唯有那双红色的眼睛中充满了杀意,令得她整个人显得有些癫狂。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狗男女!狗男女……”;女子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在慕容言的脑海盘旋,慕容言鬼使神差地抬手,一柄红色的剑出现在她手中,她的手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猛然握紧红剑,以一个迅雷不及掩

    耳的速度,朝姬如月和拓跋弘刺去。

    与此同时,天空也风云变幻,一个黑色的漩涡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那漩涡的笼罩下,一切都变得缓慢起来。

    宣寂流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慕容言手中那柄红剑朝姬如月和拓跋弘刺去,而令人不解的是,他们竟然没有丝毫躲闪!

    透过他们瞪大的瞳孔,宣寂流分明看到,他们眼中的恐惧。

    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他们竟然不闪不避呢?;任凭宣寂流怎么猜,也猜不到,不是姬如月和拓跋弘不躲闪,而是看到那柄剑,以及慕容言的样子时,他们惊得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而等到他们想要反抗的时候

    ,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给禁锢住了身体,压根就动不了!

    “噗!噗!”;说来累赘,其实事情发生不过是瞬间的事情,等到宣寂流反应过来,只听到两声清脆的兵器入体的声音,再抬头看去,只见一柄红色剑贯穿了拓跋弘和姬如月的心脏,

    如同串烧子一般准确无误!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于震惊,宣寂流使劲咽了咽口水,才将心中的疑问给咽下去。

    “这,这是怎么了?”

    慕容言眨眨眼,再眨眨眼,看着眼前被串成串烧的姬如月和拓跋弘,条件反射地松开手,踉跄了两步,疑惑地回头问道。

    “你不知道?你刚刚……”

    宣寂流及时扶住慕容言,刚要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哪知他刚刚抬头,便又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只见刚刚还将姬如月和拓跋弘串在一起的红色长剑,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消失,不一会儿,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

    宣寂流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此时,慕容言眼前一闪,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片绿草如茵的地方。这个地方有些熟悉,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

    不等慕容言想到在哪里见过,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身影。

    “谢谢你!你完成了我的遗愿,我终于可以离开了!”;身着红色华丽衣裙的女子站在慕容言面前,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不同,慕容言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不用说,她也知道,这个红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寒月!前

    女战神!

    寒月似乎说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说,最后,她深深地看了慕容言一眼,身形慢慢在慕容言眼前消失。隐约中,慕容言似乎听到她感概说:

    “你的运气比我好,至少,你真心爱的人,也真心爱着你!”

    “但愿你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不要如我一般……”

    她当然不会!

    慕容言心中暗道,不等她把话说出口,忽听天边传来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慕容言心底一颤,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知道,那是寒月离开了。

    ……

    “天哪!你们刚刚看到了吗?那是战神大人的剑!还有那红色的瞳仁,是战神大人!刚刚是战神大人显灵了吗?”

    “应该是吧,我也看到了!真的是战神大人!”

    “战神大人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突然,人群一片喧哗,不知是谁开始,跪在地上,朝慕容言大声喊道。

    “战神大人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请受我等一拜!”

    ……

    众人的大喊声响彻整片天地,也响在慕容言和宣寂流的耳边。;慕容言回过神来,她伸手拉着宣寂流一起站在高高的宫殿顶上,风吹起她的衣袂,扬起她的秀发,血红色如同宝石般的眼睛微微眯起,半响,她才微微抬手,声音清冷

    道:“战神寒月,早在三万年以前就已经死了!

    如今站在这里的,是我慕容言!;做战神太辛苦了,这一世,我只想陪着我的夫君,我的孩儿,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做我想做之事,爱我所爱之人!至于战神,如今天下太平,战神,就让她永远沉睡在

    大家的记忆中吧!”

    说完,慕容言转身,看向宣寂流:“夫君,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宣寂流伸手执起慕容言的手,放在心口,朝她微微一笑,“此生有妻,吾愿,足以!”

    “夫君……”

    一句话,听得慕容言感动不已,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语言于此时,却是无比的苍白,此生有他,她又何尝不满足呢?

    “丫丫姨,你骗我!你还说爹娘很爱我!你看,娘亲说有爹爹就可以,爹爹也说,有娘亲就行!”

    就在夫妻两个深情对望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宣麟不知何时已经到了两人身旁,看见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不乐意了!

    “麟儿来了……”

    听到宣麟的声音,慕容言身体一僵,就想要从宣寂流怀里出来。可惜,挣了好几下,都没能挣脱,急得慕容言几乎都要哭了!

    这人是怎么滴?没看到儿子在一旁看着呢吗!

    “怎么?你不服气?”;相比于慕容言的害羞,宣寂流却是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反而是转头狠狠瞪了宣麟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显然,是对宣麟不识时务,居然在这个时间打断他们很

    不满意。

    “额……服气,服气!”

    被自个儿老爹这么埋汰,宣麟一时间愣住了,好半天,才低估道,“有什么了不起,以后,本少爷也这么宠自己的老婆,哼!”

    老婆这个词,还是宣麟在偶尔和慕容言相处的时候学过来的,比起娘子什么的,他还是觉得老婆更让他感觉亲切!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