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点天灯 > 正文 第四八五章 无界(大结局)
    第四八五章无界点天灯(大结局)

    听到王泉的话,东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将军,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将军了。难道你不觉得,不管是玉敏公主,还是您自己,亦或是我们这群跟着您的老弟兄,都在因为您的懦弱,而付出惨痛的代价吗?"

    王泉又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不错,两千年前,是我的懦弱,让关心我的人,亲近我的人,爱着我的人,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两千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如何去补偿,就如好人,当年就是因为知道了改善烛龙之力方法的秘密,而受到了严刑拷打,最后受辱而死,我帮不到他,可是至少,在数百年前后,我可以亲自将他送入轮回,重新做人……"

    "够了,够了!"东源突然变得几位焦躁起来"收起你那可怜的赎罪之心吧,你这个懦夫,他们欠我们的,就应该连本带利地还回来。"

    "你看,你父亲,你哥哥,当年是怎么对你的?我在为你报仇,难道你没有发现吗?"本东源的笑声显得有着狰狞"现在我给予了他们不死之魂,可是他们却沦为了我的奴隶,我不愿意去将他们炼化成噬魂者,却永远要让他们忍受灵魂粹体的煎熬……"

    "还有那秦皇,那不是主宰一切吗?他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株连别人九族吗,可是现在,我占据了他的躯体两千年,他却免不了灰飞烟灭的下场……"

    "这个世界欠我的,现在也就该还回来了,现在,我拥有了如此多的噬魂者,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只有我,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东源的想法,东源的怨念,实在是太过疯狂了。

    "东源,收手吧!"王泉盯着东源,脸色变得异常沉重起来"你这么做,有违天道,有违人道,必然会遭天谴……"

    "够了,你这个懦夫,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东源一声暴喝,已然打断了王泉的话,随着而来的,他身上的气势亦是陡然上升起来"时辰已到,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噬魂者门,开始出动吧。"

    东源,不是在跟王泉叙旧,而是,他在拖延时间,拖延他最后的时间。

    浓郁的气势,从那些噬魂者的身上陡然升了起来,而东源的身躯腾空跃起,一袭白衣漂浮在了空中。

    头顶上的血月,再次出现了。

    而这一次,并不是一个血月,而是密密麻麻许多个血月。

    而且,在那血月的中央,我似乎还看到了一张张人脸。

    "王泉,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投降,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让你跟随着我,主宰整个世界。"东源指着王泉脸色变得异常严肃起来"现在,你就替我杀了他,这个秦皇的余孽。"

    东源的手,指向了我身旁的爷爷。

    刚刚和王泉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爷爷乃是公子扶苏的身份。

    只是,王泉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而后整个身躯亦是冒出了极强的气势来,我心中不由得一惊,想不到,我这位祖师爷的真正实力,居然是鬼神级别的人物了。

    想来,安丘古墓见到他的时候……

    "我说王泉老弟,想不到时隔两千年了,我们居然还有机会,并肩战斗哦!"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响了起来,一道白影飘过,髦髳的身影,已然飘到了王泉的身侧。

    不仅仅是季陌进来了,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我们身后的三重门已然倒塌,一道道的人影闪过,瞬间就把这里本就不是特别大的空间给挤满了。

    髦髳,徐福、妇好、许少峰、周静怡……

    甚至,在队伍的最后,我还看到了,小肥和王秦的身影。

    似乎,该来的,都来了……

    看到那些熟悉的身影,我的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涟漪,尤其是,原本极为强壮的徐福,此刻居然全身伤痕累累,布满了血迹……

    "怎么,都来了?"东源一声冷哼,接着开始狞笑起来"你觉得,就凭你们这些人,能够阻止得了我吗?看来,你们要成为我的噬魂者,这第一批养料了。"

    "有没有这个能力,不是靠嘴皮子说的,靠的,是实力。"髦髳第一个回应了东源的话,而那白影一闪,已然朝半空中东源飞了过去。

    东源居然没有丝毫避让,身形一闪,已然一拳超髦髳对轰了过去。

    就在此刻,王泉亦动了,他的目标,亦是前方的东源。

    只是他的身形刚动,一团金色的气息从地上一冲而起,拦到了他的跟前,一个人仙级别的噬魂者,已然和他斗在了一处。

    整个场面,变得极为混乱起来。

    身后的人,纷纷冲了上去。

    而那些噬魂者亦是开始纷纷出动,与众人斗在一处,各种气息,各种术法,顿时都碰撞到了一起,整个空间都开始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看到萧费、曲文闯都出手了,我正想要上前,却被一旁的紫袍怪僧给拦住了"你们三个,还有跟着你们的那些小东西,就呆在这里,护着你们爷爷。"

    不光是我,刘淑芬和翠祥嫂都被留了下来。

    虽然不明白紫袍怪僧的用意,开始我们却并没有过多的反驳,而爷爷直接将灯笼放到了他的身前,更是一屁股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

    摆了摆手,爷爷示意我们坐下,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仿佛,眼前的这一切,已经不与他相干了一般。

    我疑惑地看了看爷爷,将手中的灯笼放在了身前,而后坐到了爷爷的身侧,却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无界之气,开始不受我控制一般,飞快地运转起来。

    这是一种久违的撕裂感,我已经感觉到,我体内的无界之气,就如同一柄柄小刀般,开始切割我的身体,就若同千百只蚂蚁般,啃噬我的身体。

    这是平日,我即将要突破才会有的感觉。

    而这一次,我知道,这绝对不是要突破了,而是另外一种感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身边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各种气息和手段碰撞产生的爆响,不绝入耳。

    体内的无界之气,疯狂地运转着,而且开始出现了外溢的现象,我心中,不由得更加着急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的一声,一人狠狠地摔到了我跟前,我心中不由得一惊,眼角的余光,居然看到了血养尸小羽那头颅尽碎的模样,我知道,这一次,他恐怕,是不可能再活过来了。

    "三爷,怎么样了,这些东西太强了。"就在这个时候,曲文闯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他的话音刚落,我便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接下来便是曲文闯的一声闷哼,显然,他亦是受伤了。

    只是,就在那顷刻间,我突然发现,我体内的气息,似乎,并不像,刚刚那般紊乱了。

    我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已经不是刚才看到的情形了,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许多人横七竖八躺在那里,不知道是生是死。

    而在我跟前不远处的地方,周静怡和曲文闯,一动不动地躺着……

    形势,似乎变得,对我们极为不利起来,那些噬魂者,几乎是在压着我们的人打了。

    而这个时候,才发现,放在爷爷和刘淑芬他们跟前的灯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燃烧了起来,而我面前的那盏灯笼,居然如同一个小太阳般,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随着那灯笼耀眼光芒的闪烁,一道强烈的无界之气,从我右手命理线虎口处涌了出来,而后化成了一条巨大的火红的烛龙,在半空中盘旋起来。

    那些噬魂者,似乎瞬间就变成了烛龙的美食一般,只见它张开了血盆大口,瞬间就吞噬了好几个。

    就在我极为兴奋,看来这地狱烛龙恐怕就是我们救星的时候,那东源居然一拳直接将髦髳给击飞了出来,而他的身躯,亦是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一条火红的烛龙,从他的体内冒了出来,而后迅速朝我释放出来的烛龙冲了过去,只是转瞬间,便合二为一了。

    烛龙,这才是真正的烛龙。

    我已经感觉到了,他真正与众不同的气势来。

    一声龙吟吼起,不仅仅是东源和他的噬魂者,直接被震退了很远,而髦髳和妇好,亦是带着其他人退到了我的身边。

    我突然发现,身边的爷爷,身上开始涌出了浓郁的红光,正与那半空中的烛龙遥相呼应。

    血月,已然不见了,整个空间,都被灯笼的光芒笼罩起来。

    灯笼上的图案,却是露出了许许多多的阴影来,而那些阴影,居然全部都落在了我的跟前。

    这些阴影,都组成了数个梅花形状来,而每一个花瓣处,此刻都坐着一个人。

    不对,准确地说,并不算,全部都是人。

    我身边的五鬼,已经占据了最前方的梅花阴影。

    刘淑芬身边,务本、小白、明叔、红孩儿和白春,亦是占据了右边的梅花阴影。

    中央的位置,以我为中心,刘淑芬,翠祥嫂,君婉魁、还有翠祥嫂的白狐,又是一个梅花阴影。

    我不由得眉头紧锁了起来。

    "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人间自有人道,看来我也不用瞎搅和了。"烛龙居然冒出了一句让我郁闷不已的话语来"小伙子,谢谢你解开了我的千年之劫,我先走了,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

    我闻言,盯着烛龙那瞬间消失的身影,不由得完全愣住了。

    这算什么?这算是,我找到了最后的烛龙之魂了吗?

    只是,此刻,似乎,我已经感觉到,这些梅花阴影似乎有些古怪了。

    整个空间,一共出现了五个梅花阴影。

    而就在我身旁,爷爷、髦髳、徐福、妇好和王泉,居然亦是排成了梅花图案,站到了阴影中。

    整个空间,都开始变得摇晃了起来。

    最后一个梅花阴影,居然落到了前方,东源的身上。

    "小子,记住,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要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去爱他,不管什么时候,都别退缩。"王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一股不详的预感,从我心底生了起来,不由得紧紧抓住了身旁刘淑芬的手。

    "不,不可能,你们不能够这样!"东源似乎变得极为恐惧起来,盯着我们歇斯里底地叫了起来。

    "五行,你还记得,爷爷教过你的咒语吗?"爷爷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自然记得!"我点了点头道"八卦乾坤万象生,万象不出命理中。心魂通天命理在,三界无咒任我行。"

    只是,随着咒语出口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一股巨力从我体内涌了出来。

    我不清楚,自己此刻,是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中了。

    我发现,我的右手,居然燃烧起来,而爷爷、髦髳、妇好、王泉和徐福,缓缓走到了我的跟前,将他们的头颅凑了过来,借着我右手上的火苗,一根灯芯在他们头顶摇曳,发出淡淡的光芒。

    而不远处,半空中,漂浮着许许多多的水晶棺材,和我之前看到的天棺,一模一样。

    随着爷爷他们缓缓走进水晶棺材,那些天棺便在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我突然想到了,爷爷曾经跟我说过,无界之气,无界之气,点天灯,或许,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终结,又会是别人的开始。

    难道……

    我看到,头顶上,一轮明月升起,辉映着地面的光芒,我面前的那些噬魂者,居然都清醒了过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后化成了星星点点,消失不见了。

    "想不到,最后还是逃不脱千年虫的反噬,只不过,他们宁愿自己进天棺而来阻止我,真的值得吗?"东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公子扶苏,果然是个天才,知道你五行缺五行,居然会用这种五行梅花阵,来取出我的魂体来。"

    浑浑噩噩中,我才发现,东源的头顶上,飘出了许多魂体,而其中就有我父母的,小三爷,慕容小姐……

    他们正盯着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的手中,徐夫人匕首上,正在滴着血……

    那是,我刺入秦始皇身体内,留下来的血迹……

    一道又一道的残魂,从秦始皇的体内飘出,最后,才是东源的魂体。

    居然,和我,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庞……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湘潭一医院里面,刘淑芬正守在我的床边。

    太阳照在了窗外的梧桐树上,我紧紧握住了刘淑芬的手。

    一切都结束了,又亦或是,一切又在什么地方,开始了……

    九月的湘潭,已然有了一丝寒意。

    "五行,漫漫说,山西那边发生了一件大事……"小肥居然直接破门而入,朝我大喊起来。

    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