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良薄梦,绕青烟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我怀孕了
    薄惑周身散发冷气,冲到了陆呈川的面前,一向没有任何情绪的脸庞在这一刻,变得凌厉——

    他硬生生的替面具人挨了一枪!

    陆呈川的黑眸划过一丝不可置信,他捏着枪的手有些颤抖——

    薄惑怎么会帮面具人?

    明明之前已经用手势联系好了,只要时机成熟,他便可以开枪,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面具人拿下——

    可是,为什么要在行动就要成功前……打断?

    薄惑穿着黑灰色格子的大衣,里面的黑衬衫已经被血晕湿了大半,黑衬衫原本就显不出什么颜色,在黑夜中更加的不明显。

    他右手紧紧的捂住腹部,向来不形喜怒的那一张脸,渐渐的崩裂,露出一丝痛苦的颜色。

    陆呈川大小就在军营里生活,琅琊的高强度训练使他成为一比一的狙击手。

    刚才的那一枪,他没有用十分的功力,至少也用了六分。

    突然,身后传来椅子落地,撞到地面的声音!

    薄惑浓眉一皱,即使身负重伤,那一股令人畏惧的寒意依旧升起,那是天生所具备的气质,卓尔不凡的气质。

    他感受到了一股血流即将从喉咙指尖翻涌而出,可他却生生的逼了回去,薄惑步履缓慢沉重,走到了面具人的旁边。

    果不其然……

    他料想的都是对的。

    那面具人将烟尘乔装成他自己的样子,床上的白色连衣裙只是一个幌子,而真正的烟尘就是刚才陆呈川想要一枪致命的那人。

    薄惑的唇边漾出一抹笑,似乎是历经劫难后畅快的笑,可是那笑容渐渐的褪去,薄惑的脸色变得苍白,甚至……已经失去了血色,面部已经僵硬。

    烟尘穿着大码的黑色斗篷,在里面瑟瑟发抖,那面具人最喜欢攻心而上,不仅使烟尘暂时说不出话,也将烟尘牢牢的锁在了椅子上。

    面具人让烟尘与他们一样,戴上夜视眼镜,目的就是想让烟尘眼睁睁的看着薄惑是怎么设计圈套将她弄死的。

    即使,她睁大了双眼,眸中盛满了恐惧,却无人可知。

    她从监控录像中看见薄惑的瞬间,她就心生恐惧,那人头发被雨水润湿,在红色的灯光照耀中,那人宽厚的背依旧笔直,面容冷峻,眸子清冷寂寥。

    她所认识的薄惑叔叔,向来都是冷静到令人发指的。

    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他情绪失控的东西,如果有,大概也被他毁了吧?

    他这样的人,不能有软肋,更不能心存善意。

    可是,看多了他冷静的时候,烟尘不免得害怕的起来。

    像这样的人,大抵是没有心的吧,要不然,为何面对生死这般的无动于衷。

    可是,在薄惑叔叔替她吃了一枚子弹后,她恍然落泪,她不明白自己在哭什么。

    明明自己都如此恨他了,明明自己都准备忘记他了,明明……

    可是那滚烫的眼泪始终在眼底打转,烟尘知道,她……动心了。烟尘使劲的摇摆,却不料自己连同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烟尘使劲的摇摆,却不料自己连同椅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薄惑倒地的地方与她相隔一个手臂,烟尘盈眸中蓄满了眼泪,她吃力的挪动身体,想要与薄惑近一些——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滑到了发丝中,滑进了耳蜗内……

    陆呈川在看到烟尘的那一秒,心中也明晰了,或许……薄惑从挨枪的前一秒就明白了所有。

    可是……这个女孩真的值得他以命相抵吗?

    陆呈川阖眸,矜薄的唇瓣上下翕动,“这个交易……你该满意了吗?”

    那个令人呕吐的声音又响起,笑声凄厉,“陆先生,您给的大礼我可是受宠若惊啊,原本只想简单要一根手指,您却给了我一条命,折寿折寿。”

    陆呈川的眸子划过一丝嗜血的危险,天色已经缓缓恢复了明亮,他双眸死死的盯着墙角的摄像机,一字一句的讥诮,“难道一直给别人当做走狗,非常的……得意么?”

    面具人藏在另一间卧室,耳麦中传来这句话,让他眸子瞬间变得凛冽,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下沉,手指关节处用力到泛白……

    “陆先生,您又何尝不是呢?哈哈哈哈——”

    面具人再次笑出了声,他在慢慢的拖时间,薄惑流的血已经渐渐的晕开了,连地板上都有他的血迹,空气中充斥的猩甜的味道。

    突然,陆呈川听到了门外的杂乱声,面具人亦是。

    陆呈川眸子瞬间一亮,他来这里之前,就对琅琊副队说过,只要他三点还未出来,那他们就可以进去。

    现在,正好三点了。

    而琅琊,也该苏醒了。

    面具人恶狠狠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人,呼吸声愈发的粗重,唇齿之间冷冷的逼出了几个字,“带上容瑾,迅速撤离!”

    “是。”

    地下室后面有一个密道,面具人随同两三人一同撤离。

    陆呈川听到了汽车轰鸣的声音,正准备翻窗,却被烟尘略带哭腔的声音拽住。

    “先生,求求您,救救他……”

    烟尘两个小手紧紧的捂着薄惑的伤口,仿佛那样,血液便不会再流出来。

    涓涓流出的浓稠血液染红了烟尘的手,连指甲缝中都是薄惑的血,而她眼中滴落下来的泪水,也混合其中。

    陆呈川眉毛拧成一个“川”字,最终放弃了追赶面具人,而是蹲下身,将烟尘身上捆着的绳索解开,然后迅速将薄惑背了起来,撞开门,原路离开。

    而落单的烟尘也被琅琊的人员解救,她浑身发颤,眸子略带惊恐的望着手上的血液……

    这么多的血,都是……薄惑的血。

    他会不会,死掉?

    突然,旁边有人的声音响起——

    “这个小姑娘腿废了,怕是要终身残疾了。”

    救护车的鸣笛从远到近,烟尘渐渐感到了自己身上突然变得软绵绵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不清,耳旁的声音也逐渐消失,窗外细细密密的雨依旧还在下,而她,唇边上翘——

    薄惑叔叔,小烟尘来见你了。

    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