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叔宠上瘾 > 正文 第1207章 爱,源于简单(完)
    “当然可以,去做整形美容,但是整形美容普遍来说存在着20%的风险,其中消除疤痕只占5%的风险。”副院长详细的给屈梓楠讲解了整形的风险。

    副院长担心的是,江可欣看到自己脸上的一大块疤痕后,会受到严重的刺激,到时候抬回医院来,可能就不是整容这么简单了,而找的人却还是他自己。

    “这5%通常是出现什么情况?”屈梓楠冷漠的问着。

    副院长思绪了片刻后,琢磨着道:“如果整形手术失败后,有的恢复了手术前的容貌,有的是手术前加手术后留下的刀痕容貌,但就不会有生命安全的风险,至少我们医院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我先考虑一下”说完,屈梓楠已经转身离开办公室了。

    这么大的事情,他必须要仔细的想清楚,也必须征求过江可欣的同意。

    回到病房后,江可欣正在围着病房找东西,看她的样子似乎很着急。

    于是,屈梓楠走了过去,在江可欣的身旁柔情的一笑,轻声的问:“小欣,在找什么啊,我帮你找。”

    江可欣焦急的抬起头来,略带惊慌的睨着屈梓楠,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有疤痕的脸蛋,眼睛里明显有了泪雾,呜咽的溢出了两个字:“镜子”

    两眼泪汪汪的睨着屈梓楠看,让屈梓楠心里一阵抽痛,但却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病房里面没有镜子,等我们出院后回家就可以看到了。”

    其实,镜子,早已被他统统都清到垃圾桶去了,应该说只要能让她看到自己的东西,也都扔了。

    “我是不是长的跟丑八怪一样?是不是?”江可欣的泪终于还是溢出来了,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地问着屈梓楠。

    屈梓楠柔情的一笑:“不,你长的很好看,只是……”

    屈梓楠还没说完,却被江可欣猛然的推开了,以至于让屈梓楠无措的倒退了两步,江可欣愤然的指着屈梓楠道:“你骗人,我脸上那坑坑洼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帅,我却是个丑八怪?”

    “为什么???”江可欣怒吼完,无助的蹲在了地上,把小脸埋进了膝盖上,失声痛哭着。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里哭的这么伤心,屈梓楠心如刀绞,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的罪孽他自己来背,为什么要全部压铸在一个柔弱的小女子身上?

    “小欣,你别激动,听我不把话说完好吗?”屈梓楠蹲在江可欣的身旁,抬手抚摸着江可欣的散披在肩上的缕缕青丝,疼惜的道。

    伴着撕心裂肺的哭声,屈梓楠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暗沉:“只是……车祸那天;脸被擦伤了,留下了疤痕。刚刚医生叫我过去,就是在讨论怎么消除你脸上的疤痕。”

    “要怎么消啊?难道要我去跟那些大明星一样去整容吗?”江可欣抬起哭的通红的脸,哇哇大哭着道。

    屈梓楠猛然的将伤心、无助的江可欣揽进怀里,心疼的道:“小欣,是老公对不起你,医生说了,成功率高达95%,而且,那失败率的5%也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听到屈梓楠这样讲,江可欣的哭声渐渐减弱了,然后挣开屈梓楠的怀抱,泪眼模糊的睨着屈梓楠道:“你的意思是真的叫我去整容?”

    屈梓楠一边帮江可欣擦拭着满脸的泪水,一边疼惜的道:“不,我只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此时此刻,屈梓楠是她失忆后唯一的亲人,她十年前可以为了他去送命,而他也用了十年的时间来照顾她,这样相依相偎的两个人,江可欣除了听他的,还能怎样?

    况且,这么大块疤,叫她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整容就整容吧,反正她的脸上又没刻着“整容”两个字。

    想到这些,江可欣心里也没这么难受了,天气已经从雨天转为阴天了,等手术做完后,就是阴天转晴天了。

    “好,我去”江可欣撅着小嘴思绪了好一会儿后,才毅然的选择了点头答应。

    得到江可欣的点头答应后,副院长便马上给江可欣安排了整容手术,还称手术只需要一周的时间,便可以拆掉脸部的纱布,呈现在屈梓楠眼前的将会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美丽女子。

    中午,得到江可欣醒过来的消息的恒恒和念念一下课便急忙的赶了过来,不巧江可欣正在美容科做着手术,让两个孩子大大的失望了一把。

    被屈梓楠叮嘱了一番后,恒恒和念念又匆匆赶回学校去上课了,心里总有挥之不去的失落,但更多的是沉浸在江可欣醒来的兴奋之中。

    感觉,好像终于有妈妈了一般。

    屈梓楠宠溺的摸了摸江可欣的头颅,然后亲昵的笑了。

    屈梓楠思绪了片刻后,犹豫着道:“那……答应我一件事情好吗?我们过几天就去登记处登记,我一刻也不想等了,也经不起一点一滴的风浪了。”

    二十几年的感情生涯,他总在汪洋大海里漂泊着,就算找到了一块浮木,也经不起他的重量,最终都沉下了海底。

    所以,他不想要华丽、隆重的婚礼,他只想要给江可欣一个名分,给自己一个名分,仅此而已。

    如果江可欣需要,他可以为她再办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买最漂亮的嫁衣……但这些都需要在办结婚证后才要做的一种形式。

    “嗯!”

    江可欣的理解和支持,让屈梓楠有些受宠若惊。他内心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想把江可欣抱起,在原地旋转三五圈以示心中的欢喜。

    经历过感情的大风大浪后,屈梓楠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太过于惊天动地的爱,通常都是得不到好结果的,也不会有长久的幸福的。

    边缘人的爱不重,因为爱不复杂轻于鸿毛,爱越简单越接近幸福。

    他想……

    当她生病的时候,我会在她的身边照顾她,而不是当她想我时我会不顾一切扛上一大把玫瑰去看她。

    当她肚子饿的时候,我就会煮上一碗鲜味的鸡蛋面,而不是望着海景听着小提琴吃着烛光晚餐。尽管自己还不会煮饭,但他会花心思的去学。

    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骑着单车带着她带上幸福去吹蒲公英,而不是开着靓车去追逐*。

    当我吻你的时候,荧火虫会为我们点燃未来的道路,而不是吻你时摆出钻戒照亮了手指而前方依然黑暗。

    人生源于复杂,但愿爱,源于简单……。

    当江可欣挽着屈梓楠的手臂,两人幸福的往室内走去的时候,楼上的阳台处传来了欢笑和嬉闹声,是恒恒和念念在为江可欣和屈梓楠的幸福喝彩。

    一家人终于可以从新围在餐桌前,像以往一样一起吃饭了。这是大家所期待的,亦是最简单的幸福。

    和乐融融的晚餐、温馨的家,还有什么比这更简单的幸福?

    -

    三天后,江可欣和屈梓楠早早便去了登记处,也如愿以偿的办理好了说要的手续。

    在回家的路上,屈梓楠将江可欣带到了一家高级的珠宝店前,说是要给江可欣买结婚戒指。

    要结婚了,婚礼、酒席可以省去,可结婚戒指还是要的,屈梓楠是这样的认为的。

    江可欣也并没有抗拒热情的服务员给她介绍各种各样的华丽钻戒,而是眼带笑意的摇了摇头。

    当服务员把店内所有的高档首饰都给江可欣介绍了个遍后,依旧没能让江可欣挑到她满意的戒指,这让服务员们都很纳闷,总担心是自己服务不到位。

    江可欣察觉到了她们脸上无奈的表情后,起身,从容优雅的走到柜台前,开始垂下头去,拨弄着垂在眼角的发丝,然后仔细的寻找着她想要的那个款式。

    最后,江可欣终于把目光落在了一个做工细腻,款式很秀气的一箭穿心的黄金戒指上,嘴角一扬,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小姐,帮我把这款拿出来看一下”江可欣抬眸睨了眼服务员后,用纤细的手指指着隔着一层玻璃窗的戒指道。

    两名服务员有些诧异的相视了一眼后,露出了职业的微笑道:“好的”然后开始开柜给江可欣拿戒指。

    江可欣倒是不介意她们那错愕的眼神,说她装有钱人也好,说她穷酸样也罢,反正,她就喜欢那款戒指,那份不张扬的美。

    至于选择黄金,拿当然是觉得黄金比较有收藏价值,尽管它的价格和钻石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石头,总给一人一种很虚拟的幸福,让江可欣害怕去拥有这种幸福,就连尝试的机会也给,不,应该说她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

    无论是方世杰、屈梓楠、欧阳旋风,已经给她套上了无数次的钻戒,最终,幸福都与她擦肩而过。

    江可欣将这个仅有二点一克的戒指试戴了一下后,对着服务员微笑着道:“小姐,我就要这款了,帮我包起来吧!”

    服务员双眸间又闪过一丝的错愕后,带着职业的笑容道:“好的,请随我到收银台买单。”

    买到心仪的戒指的江可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牵着屈梓楠的手,甜蜜、优雅的走出了珠宝店。

    身后,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服务员那几道灼热的视线正凝视着自己,还有那小的不能再小的议论声,江可欣对此,只是淡然一笑。

    ……

    屈梓楠没有回家,而是带着江可欣去了玉龙村,他说过的,他要去照顾哑婆,陪她走完她最后的人生。

    江可欣也听说过关于哑婆的事情,自然把哑婆当成她的亲生母亲看待,照顾起行动不便的哑婆来,更是比任何人都要来的贴心。

    闲暇的时候,江可欣会和屈梓楠坐在小桥边,江可欣靠在屈梓楠的肩膀上,一起看溪水哗啦啦的流过, 一起守望她们的幸福。

    “你的总是都让我心跳加速,每个动作,每句话都有无穷的魅力。”

    “你的个性太好了,让我受不了。”

    “我想天天都听到你的声音,你的声音每分每秒让我觉得幸福和宁静。”

    “我想每天见到你那温柔的脸,你脸上的酒窝让我未饮已醉了。”

    “……”

    人生源于复杂,爱,源于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