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留住有情人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故事的最后
    第七百七十三章故事的最后

    “凤于飞……你出来,你看这是谁……”凰肆的声音在外炸响,与此同时将士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让凤于飞有些恍然,他掀起军帐帘子,看见那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竟然有一瞬间是不敢上前的。

    凝歌灿若明媚的阳光看着他,说:“没用五年的时间,我回来了……”

    “凝歌,歌儿,真的是你吗?”凤于飞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肩膀,发现痛觉并不是在做梦,才敢走到凝歌的身边,随后看着她那副模样,还有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问:“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

    须臾……不,应该说是逸尘埋怨的看着凝歌。

    她还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须臾就是逸尘,他既是这个空间的守护者,同时也是锁妖塔的镇守者。凝歌那天想通之后,看着逸尘,故意说:“我要去锁妖塔,我等不了了,就算是须臾要杀了我,我也认了……”

    “你去那里干嘛啊?你明明是等着就好了。”逸尘有些急促的说着,凝歌看见他这样的反应,更是肯定自己心中所想,便是把话说开了说道:“我知道你和须臾是同一人,你每夜前来,而那时候逸尘则会消失不见,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任何的反应……”

    “你骗了我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

    凝歌怒目圆睁,可逸尘听见这话,却淡淡的笑了,恢复自己本来的面貌,轻声说:“既然你发现了,我也不用这副容貌站在你面前了。你还记得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曾经说过的吗?我可以自由变换我的容貌,所以逸尘那张脸,也并非是我的真容。我从一开始就给了你提醒,你自己想通的太晚,又怪得了谁。”

    “那你到底是帮我的,还是……”既然跟她签订了血契,那么他应该就是自己的朋友啊?凝歌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去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逸尘轻轻的挥了挥手,眼前就出现了两个跪在地上的人。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活在锁妖塔之中的人,凝歌还没等来得及说些什么,便是看见须将那两个人彻底的杀掉,只是挥挥手便是了解了对方的性命。这样的功力,凝歌翻了个白眼,早知道如此,她还浪费什么时间和精力啊。

    “我本是想要靠你自己的力量,可如今偏偏有问题,外面凤于飞有危险,凤翎国有危险,我必须要提前出去。”须臾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轻声的说着:“在锁妖塔中住了这么多年,也倒是苦了你们。没有办法,对不起了……”

    这么说着,须臾拎着凝歌,便是出来了。

    这空虚幻境,原本对须臾来说,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事物。老头儿和须臾都骗了凝歌,这空虚幻境是老头儿求着须臾去守着的,并且承诺,若是千万年后,有人过来找到他,便是他重新出去的日子。

    如今,凝歌便是这个人,而须臾也终于不用等待了。

    “你放心,我跟你签订的血契是没有错的。”须臾这么说着,然后呵呵的笑着。

    凝歌回想着刚才电光火石发生的事情,自己也有点儿不太理解。可她立刻扭头看着如今大军濒临这里的样子,回头跟须臾说:“没有办法,靠你了……”

    “好……”须臾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而已,便是将所有的人带到了凤翎国的城外。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大军都睁着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是否该相信自己的眼睛。

    凤于飞还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凝歌却摇摇头,说:“别问,我帮你把凰年一那个早该死了的家伙给弄死再说。”

    “好……”凝歌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凤于飞便是也停下了脚步。

    凝歌跟随须臾进入到宫殿之中的时候,看见凰年一还孤芳自赏的在那龙椅上坐着,看见忽然闯进来的凝歌,他愣了两秒钟,说:“你怎么会活过来?我明明看见你……”

    “你看见的事情多着去呢!你还看见了自己的死亡呢……”凝歌这般说着,须臾只是伸手便是将凰年一从龙椅上抓起来,捏在了手里。凰年一胡乱的瞪着眼睛,嘶哑的说:“你怎么会……这一切怎么会?”

    凝歌笑着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如果你愿意就此沉默,我倒是不会对你痛下杀手,毕竟你是凰肆除了九儿之外唯一一个在乎的人。可是如今呢?你竟然让我变成这幅样子,还把凤翎国糟蹋成这样子?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凰年一……”

    “不可能,我亲眼看着你变成这样的……你不会活过来的!”凰年一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已经丧命了。须臾松松手,看着皇宫,有些怀念的说:“嗯,这里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怎么变化。”

    凝歌不知道在须臾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也不想要多问,这是她和须臾之间唯一的默契。

    “外面的那个女人,身上的巫蛊,我要帮你解除吗?不过我看着她好像是对凤于飞有点儿别的想法啊。我要不要顺便帮你消除她的记忆,送回去?”这么说着,凝歌看了一眼须臾,笑嘻嘻的说:“真是跟你签了血契,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你真是个百宝箱啊,什么都能够做的道!”

    凤翎国在须臾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一片祥和,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最终,须臾还是没有帮助花落将她的记忆消除,只是破了苗疆世世代代流传来圣女不能够喜欢上别的男子的魔咒。

    “没想到,你们都老祖宗还是有这种癖好的,看来还真是奇特啊!”这么说着,须臾甩袖回到了后面,他在皇宫的身处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住了下来。而凝歌看着凰肆,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要说些什么才好,感谢?还没有到五年,她不用感谢凰肆的不杀之恩,可他宁愿陪在凤于飞的身边……

    凰肆笑了笑,看着凝歌,又看了一眼凤于飞,说:“我们纠缠的已经够久了,我不在乎那些。我现在要跟花落回到苗疆去,就算是她心中还是有凤于飞,我就不相信我真的比不过凤于飞这个家伙,两个女人都会爱上他,而不是我……”

    “那就祝你好运,希望你能够有个好的归宿。”凝歌看着他和花落走远的身影,笑着挥手。她相信,花落会发现凰肆身上的好处的,毕竟对于她来说,凰肆才是那个值得真心对待,并且一生一世陪伴在左右的人。

    处理完这里的所有事情,凝歌才回头看着一直默默盯着自己的凤于飞。

    “我回来了,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会再变成一道烟灰飞走的。”这么说着,凝歌摸着凤于飞的脸,轻轻的说:“这么多年,对不起,让你担心我了,让你受苦了。让你去承担那些本不是你应该要承担的事情……”

    凤于飞摇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嘴唇。

    就算是这些年里,有什么苦楚,在这一刻也没有什么怨念了。

    她只要回来了,一切都好。

    “那个宁王,怎么办?送回去吗?”凤于飞问,凝歌摇头,她来的时候已经跟须臾去看过,那个孩子的父母已经死了,他就算是回去,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告诉他,他的母后是念妃,念妃在救国的时候,死了……我以后便是他的生母了……”

    凝歌这般说着,笑着说:“不用担心,你知道吗?我已经处理好一切了,以后我们剩下的就只有幸福和快乐了。”

    “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的……”把所有的痛苦都经历过去的话,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担心的了……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幸福下去了。

    这么想着,一转眼,一年的时间便是过去了。

    “你怎么回事?你慢点儿跑,你不知道母后很累吗?你难道不知道母后现在很生气吗?”这么说着,凝歌看着眼前一直在跑的人,还有那个坐在树上的人,吼道:“须臾,你做的好事,你竟然让他学会了这种快跑的事情……”

    须臾耸耸肩膀,如果不是宁王一直缠着他,他也不会去教授啊。

    凝歌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没事闲着,每天都会在皇宫中呆着的人啊?须臾翻了个白眼,这么说着,顿时消失不见了。

    凤于飞听见声音,从前朝下了早朝过来,笑呵呵呵的说:“你又惹你的娘亲生气了?”

    “爹爹……娘亲总是让我背那些看不懂的事情,你说,我不跑还能够怎么办?只能是找须臾来带我走了!他又说自己没有娘亲的命令跑不远,那我就学了跑的本领,然后走出去……”宁王这么笑着说。

    凤于飞眯起眼睛,亲了他一口,说:“你母后对你如此的好,你怎么还想着要往外面跑?你有这样的心思,她会伤心难过的,知道吗?”

    “哦,爹爹,那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惹娘亲生气了!”宁王乖乖的走到了凝歌的身前,亲了她的脸颊一口。凝歌将她搂在怀里,甜甜的笑了。

    自此,凤翎国风调雨顺,而皇上于元年册封凝歌为凝皇后。

    从此后宫之中再无一个人妃子存在,只是一个皇后,被坊间传为佳话。宁王茁壮成长,凝皇后与皇上寿终正寝后,宁王接替凤翎国,身边有一名叫须臾的人常伴左右。

    与此同时,遥远的苗疆,苗疆圣女首次与普通男子成亲,据说那位男子貌若天人,时常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圣女,并且聪明非凡,将苗疆规划的如同凤翎国一般。苗疆巫蛊也除去弊端,发展为救市救人的方法。

    被人歌颂……

    很多年之后,没有人知道凝歌是如何将这凤翎国扶持起来的。没有人知道凤于飞和凝歌之间的种种故事,只有他们两个紧紧抱在一起,躺在皇陵里,诉说着他们接下里的几世里,也仍旧是会互相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