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娇闺 > 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父爱无疆
    黎越身体一僵,然后讪讪的道,“事情是这样的……”

    黎越知道顾颜七最讨厌别人拿她做赌注,所以,他说的很委婉。

    顾颜七沉默了一下,没有黎越想象般的生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倘若当时爹爹也这般表情,我会先去安慰爹爹。”

    黎越道,“我知道,就因为我知道,所以我耍了个小计谋,没想到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顿了顿,黎越又道,“其实你爹爹也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故意露出高兴的样子,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岳父大人他……用心良苦,小七,我一定不会辜负岳父大人的信任的。”

    黎越能够想到的事情,顾奕怎么会想不到呢?

    顾奕是已经妥协了啊!但是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出来,索性这么做,还让黎越因为顾颜七的主动选择而更加爱她一分。

    小七有这样的父亲,真的是她的幸福。

    黎越想,若是他的父亲还在,会这样一心为自己吗?

    想来是不会的吧!皇家自古以来便没有亲情,何况连自己幼小的孩子都利用的先太子!

    先太子也许是个好太子,但是却不是一个好父亲,黎越有些黯然的想道。

    “那爹爹这是……”顾颜七有些不理解。

    黎越摇头,没有说话。

    顾奕这种心情,也许只有做父亲的人才会懂吧!

    至少他是不会懂得,不过也许大舅哥会懂,虽然不是一样的亲情,但是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黎越为小七开心,虽然岳父大人和大舅哥总是在给自己捣乱,但是看到他们为小七做的,他还是很感动。

    “岳父大人舍不得你。”黎越顿了顿又补充道:“我们说好的,你可不能反悔。”

    顾颜七:“……”怎么记得好像说过等娘亲病好成亲的?

    仿佛知道顾颜七在想什么一般,黎越又加了句,“一切以你恢复记忆之后为准。”

    顾颜七无语,不过想到这三年的变数,她也有点理解黎越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了。

    失忆并不是最痛苦的人,最痛苦的是记得的那个人。

    “一起用午膳吗?”顾颜七邀请黎越。

    黎越摸了摸鼻子,很识趣的道,“我还是回去用午膳吧,要不然我怕岳父大人会拿着刀追杀我。”

    噗嗤!

    顾颜七笑了,越哥哥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搞怪的说话了。

    不过她知道,黎越说的对,此时顾奕做了决定,本就心情不好,再看到黎越还不避嫌,专门跑他面前刷存在感,不生气才怪!

    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你快回去用膳吧。”顾颜七道。

    黎越面色不太好,“你好像迫不及待赶我走。”

    顾颜七:“……”

    “我是怕你饿着。”顾颜七无语的道。

    黎越脸色转晴,然后趁着顾颜七不注意,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一下,然后大步离开。

    顾颜七捂着唇,看着黎越离开的背影,脸上荡起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顾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顾颜七傻笑的样子,撇撇嘴,“别看了,人都走了多久了。”

    语气酸得很,自己的小酒坛子还没稀罕够,成别人的了,能不酸吗?

    “啊,爹爹!您什么时候回来的!”顾颜七脸一红。

    顾奕:“……”这个犯花痴的女孩子真的是自己的小七?

    这么没出息!

    “小七啊!只要你想,爹爹可以给你全大周招亲的。”顾奕斟酌了一下道。

    实际上,通俗点讲,他就是想说,别跟没见过男人一般。

    但是这话怎好明说?只得这么委婉的道。

    但是顾颜七没有多想,她眨眨眼,道,“爹爹,您不会又反悔了吧!不是答应我和越哥哥的亲事了吗?”

    顾奕:“……”

    女大不中留啊!

    “今个中午去你娘亲院子用膳,正好庆祝一下。”顾奕不去想那个抢了自己女儿的臭小子,对顾颜七道。

    “您还是自己去吧,娘亲暂时好像不像见到我。”顾颜七摇头道。

    “怎么了?你娘给你气受了?”顾奕叹了口气,“唉……你也别怪你娘,她是将宁轻语当成了你啊!”

    “不是,娘亲她……”顾颜七想了下措辞,“她觉得我太优秀了,将她的‘女儿’给比下去了,心里不舒服呢!”

    说起这个,顾颜七是既骄傲又郁闷。

    顾奕也无语,这真是无解了。

    “得了!想单独跟爹爹一起用膳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顾奕翻了个白眼,和黎越那个臭小子呆久了,小七也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

    狡诈真是会传染的!

    以后小七保准变成另一个腹黑的。

    “嘿嘿!”顾颜七傻笑,“人家不是有事情想要和您谈嘛!”

    顾奕警惕的道,“你和黎越的事情就不要说了,这件事有我和黎越,你只等着做新娘子就可以了。”

    “谢谢爹爹,我就知道爹爹最好了!”顾颜七开心的道,看着顾奕脸上并没有那种悲伤,她才真正放下心来。

    看来是黎越将爹爹说服了,但是爹爹不好明说妥协,就用这种方式了。

    不过她还有另外一件事,“爹爹,三年前那颗七彩珍珠还在吗?”

    “七彩珍珠?”顾奕疑惑的问道。

    顾颜七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然后道,“爹爹,没有小龟,就没有七彩珍珠,七彩珍珠固然珍贵,但是在我心中,小龟更重要。”

    顾奕笑道,“你这是防止我不让你用啊!你说的对,小龟更加重要。”

    顾颜七有些赧然,她确实有些小人了,还是对自己的爹爹。

    “不过,我真的没办法帮你。”顾奕道,“三年前,你跟着大军出征的时候,七彩珍珠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你带走了呢!便没有声张,若不是你这次来说起这件事,我还以为七彩珍珠是在你那里。”

    说着,顾奕的脸色有些凝重,若不是在小七那里,难道说顾府遭贼了?

    顾颜七睁大了双眼,她仔细想了想,确定自己没有拿,“我没拿!”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片刻之后,顾颜七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会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