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台湾1620 > 正文 第六章 乌合之众的野望
    天选者计划,看似是九人团在掌控,但其实,一个孕育着无穷生命力的国家组织,怎么可能就由九个人完全掌控呢?

    说起来,这就是大众的通病,对于这种精英组织,往往都是眼高手低。毕竟,平民百姓与精英政治离的太远。再说,我兔子家的政治,根本不需要**的参与,只需要服从就好。

    吴泰来参加天选者计划,其实是一个意外。本来,像吴泰这样留过洋,又在体制内混过几年的平民精英,是不可能相信天选者计划的,但吴泰倒霉就倒霉在有一个致命的嗜好,这就是赌博。想当初,吴泰在金融系统内混的时候,那可是如鱼得水,可惜,就是因为赌博这个嗜好,让吴泰下台了,这个结果,让吴泰幡然醒悟了。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在我兔子家,政治生命一旦被宣布结束,那是真的就结束了,十分残酷。

    吴泰看得很清楚,这个世界兔子家的政治制度,是只能上不能下,可谓是逆水行舟,有进无退。

    作为一个失败者的吴泰,看得再清楚不过了,这个社会已经抛弃了他,他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正是因为如此,吴泰才无意地混进到了天选者的队伍中。

    因为留过洋,就被王勃看重了。确切地说,吴泰在天选者计划中,是属于最顶级的人才,只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吴泰知道现在,都不相信这什么天选者计划,只是当作一个惊奇的游戏而已,想要看看王勃这帮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吴泰没想到的是,这次天选者计划进入实战演练阶段,王勃会带着他来到美国,这真是意外。

    九人团在美国的活动,一点都没有避着吴泰,这让吴泰看得是心惊肉跳的。

    五艘仿“鹰”号风帆训练舰,五艘仿“鹰”号风帆训练舰的运输船,这要真到了17世纪,完全可以称霸全世界。不过,吴泰觉得九人团的决定,简直是儿戏。

    天选者总共不超过三百人,你就算是开着航空母舰,也不可能统治全世界,这三百人连统治台湾都很困难。现实毕竟不是游戏,你想征服一个地方,可不仅仅只是打败对手就可以了,你需要的是一帮和你拥有同样思想的人。

    吴泰这个时候,虽然还是不相信王勃说的可以穿越回万历末年的虫洞,但吴泰觉得,自己应该提醒一下王勃。

    “王勃,九人团是怎么想的?一回到明末,就要称王称霸吗?”

    吴泰的问话让王勃觉得有些意外,虽然王勃对吴泰很看重,但一直以来,吴泰的心态都是波澜不惊的,就像是一个雕塑。今日,吴泰问起天选者计划的战略问题,这让王勃来了兴致。

    “当然不是,至少在将北台湾开发出来之前,我们是不会实质性地向外扩张。”

    王勃的回答,让吴泰觉得很可笑,一方面要龟缩,一方面却弄来这么多无敌战舰,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王勃也看出来吴泰的疑问,就解释道。

    “这事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卢海要搞大海军主义;二是有了这五艘巴克型风帆战舰,大家不是安心了吗?”

    王勃这话透着一股浓浓的吊丝味,让吴泰心里直发笑。

    “王勃,这般做法,可我大清的北洋有何区别?和阿三有何区别?战略,战略,是要和自己的实力相匹配才叫战略。不匹配,那就是放嘴炮。”

    吴泰的话虽然难听,但很有道理,王勃对于卢海的大海军主义是赞同的,但一下子步子迈得这么大,王勃其实是有意见了。

    “吴泰,这事也没办法,咱们这三百人,若是没有这坚船利炮的保护,到了明朝末年,那不就是一盘菜吗?”

    王勃的解释对于吴泰来说,没有一点意义,但吴泰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这帮脑子发热的家伙是不会听的。

    “王勃,海军一下子占了五十个人,这种现象很不好。咱们就这三百人,重要的是发展工业,没有工业,对于咱们天选者来说,一切都是白搭。”

    说到这里,吴泰对于王勃其实是有点赞赏的。

    “王勃,你接手教化土著的工作,这可是一个关系到我们天选者事业成败的基石啊。毕竟,我们不能在17世纪同化一定基数的自己人,那不要说称霸全球了,就是称霸台湾,恐怕都很难。”

    吴泰这一点没有说错,17世纪的台湾,虽然还是蛮荒之地,但也不完全是不设防的处女地,像宜兰湾的土人就很凶猛。

    “吴泰,同化土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王勃对于同化土人的活,其实是很不愿意接手的。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这事即使是放在21世纪,也不是一个容易活,像兔子家,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思想改造后,还不是有很大一部分人的思想依然很落后。当然,还有一部分人的思想先进的过头了。不管怎么说,人类自诞生以来,思想工作绝对是第一难题。

    吴泰对于王勃的担忧,不以为然,作为一名老司机,吴泰的思想就属于先进过头的那一部分。

    “王勃,你不会真的以为咱们去17世纪就是扶贫去了吧?虽然天选者的理想,是建立一个像现代瑞典一样的共产主义帝国,但我们可以选择谁可以进来。人类有史以来的宗教,为什么总要创立天堂和地狱呢?还不是人为地把人分成两部分吗?我觉得阿三的种族等级制度就不错。”

    吴泰的话吓了王勃一大跳,阿三的种族制度?这尼玛完全是统治阶级的至爱啊。这个时候,王勃看向吴泰的目光变得有些异样起来,没想到眼前这家伙居然是一头装睡的鳄鱼,太恐怖了。

    “这不太好吧?”

    王勃的质问很弱,这让吴泰笑了起来。

    “人为的划分阶层,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你看看地球上的哪个国家,没有阶层?即使是现代瑞典,已经平等的够可以吧,但依然还是有阶层。”

    吴泰的这般解说,就像是一根细针,一下子刺破了王勃内心那脆弱的虚幻,这让王勃一下子惊醒了起来。

    王勃看得出来,吴泰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站在大家的对面,这样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天选者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是一个阶层,一个在异时空至高的阶层,谁否定这一点,谁就会成为大家的敌人。

    王勃不是一个傻子,相反,王勃的智商和情商,都在普通人之上,很快就明白了吴泰更深一层的意思。

    结党,这就是吴泰的意思。

    从这一刻起,天选者中诞生了第一个党派——国家利益派,也叫外交派。

    利益的结合,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外交派虽然是天选者中的第一个党派,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甚至到未来,同化民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结党。

    外交派从一开始,就在全力地布局经济文化的渗透,对于王勃来说,台湾的土人,有一个天然的隐患,那就是一旦土人的民族意识觉醒,就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必须在一开始,就要将这个隐患给消除掉。

    对于如何解决这个隐患,吴泰有一个绝妙计划,那就是混血行动。吴泰提出的混血行动,最开始只是一个拉拢其他天选者的手段,但没想到,这个混血计划,发展最后,居然成了外交派的核心手段。

    在台湾这片蛮荒之地,天选者是后来者,要想把天选者变成台湾的合法主人,这需要一个合法的外衣。如果台湾所有被同化的土人,都变成了混血人种,那就没有什么原住民的隐患了。

    王勃没想到,吴泰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人才。从一开始,吴泰就对王勃极度地吹嘘斯大林的民族政策,拉拢一批,杀掉一批,流放一批,移民一批,完全地摧毁掉当地原有的社会结构,从新架构一个新社会。

    到了这个时候,王勃知道,外交派想要发展壮大,就必须要抓住吴泰。可让王勃没想到的是,吴泰如此积极地给王勃出谋划策,居然不是为了往上爬,而是为了一个扯淡的想法。

    吴泰居然想建立一座属于自己赌城,就像拉斯维加斯、摩纳哥一般,这想法真是日了狗。

    “王勃,想想看,如果只有我这个赌城可以合法赌博,可以合法经营红灯区,那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

    说白了,这辈子吴泰在赌博上栽了,到了异时空,吴泰就要当赌王,真是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有志气。

    “吴泰,你这想法挺特别的。不过,我支持你。”

    王勃支持吴泰,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拉拢吴泰,更是因为王勃知道,吴泰要想建立自己的赌城,那就必须跟着外交派的战舰,将自己的触角伸到全世界。

    赌城嘛,做的当然还是全世界富豪的生意。不管怎么说,吴泰算是给王勃提了个醒,自己这帮所谓的天选者,其实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什么远大理想,在没有解决自己的野望之前,都是肥皂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