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岁之迹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夜闯倾莲池
    第五十一章夜闯倾莲池

    过来桥之后,便看见一条由白色玉石铺成的小路,那路宽约七丈,在坚硬的石头中硬生生开拓出自己的路,蜿蜒到不知名的地方,在大路之上又有小路,那小路宽窄不一,黑乎乎一片不知道何方,或许他只不过是一条死路,在你开始看到他的地方给了你希望。

    “走吧,路上会有岔路,走你觉得对的路。要多注意机关,这后边的路我便不知了,只能靠自己了。”封尘老师平静的说着震惊人的消息,在隋辰玉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将手电筒和一个半圆形莲纹玉佩放到了他的手里,玉佩有着火红的穗,衬的青绿的玉佩更加的青翠欲滴,穗拂过掌心,痒痒的,隔绝了玉的冰凉,道,“遇到危险,就将这玉佩杂碎。找到落莲后,也要将玉佩打碎就赶紧离开,切不可触碰血界结界,切不可逞强,切不可与他们产生冲突,一切以性命为重。”拍拍她的肩,就转身牵着师娘的手一起沿着石板路向前走去,徒留他一人拿着玉佩站在空荡的白玉石路上,两边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长,映在两边的石壁上,孤寂而凄凉。眼见唯一可以依靠的人那是就要消失在拐角处,隋辰玉抬脚就要追,去一脚踩空险些摔倒。匆忙爬起来,人已经不见,匆忙追过去,却是空无一人的白玉路。

    她开始慌了,她感觉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她感受到被抛弃的孤独,她想她是不是可以生气呢?可是又凭什么生气呢?是自己说要来的,老师也确实带着自己进来了,他并未食言。可是还是闷闷的。她有些不知何去何从,无意识的握紧手里的玉佩,迷茫的站在路上拐角处,身上的阴影连墙壁上的灯都照不亮。垂头丧气的站在那里,时间从来都不会等人,不知站了多久,隋辰玉惊慌的看着来路,有细微的脚步声响来,在这寂静空旷的隧道中特别的明显,慌张的左右顾盼,赶紧跑到一跳小岔路里。往里走了好远,仔仔细细的藏好,脚步声原来越近,不只是一个人,大约有6个人,脚步声非常整齐,就像训练整齐军队。随着人渐渐的逼近,隋辰玉的心跳越来越厉害,这等场景仿佛很多次出现,他可能是出现在梦中。隋辰玉不由得有些慌神,仔细追溯起自己在哪里感受过这种场景,脚步声已经远去,依然未想去,明明就仿佛在眼前,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不由的懊恼。人已走远,因为这片刻的安宁,倒是让隋辰玉的心冷静了下来。这算不算因祸得福,隋辰玉调侃道。

    出了岔路,看了一眼人离去的地方,隋辰玉犹豫再三,找了一条不大的岔路就闷头向前了。在黑暗的岔路,只有手电微弱的灯光照亮路,看不见来路也看不到去路,在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转了多次的时间,隋辰玉扶着墙休息,“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可别耽误了时间,还出不去。”将手电居高,向上照亮顶部,“哎!”只不过是瞄了一眼,便看到那手电筒的尾部居然有一个钟,那钟无声不惜,此时钟正指在双3上,隋辰玉随意的倚在后边的墙上,脚才在另一边的墙上,低头研究那钟。

    “真是奇怪。”他却为发现身后的墙忽然动了,墙向后深陷下去,速度并不快,但是等隋辰玉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就这样掉进了后边的石道。那石道光滑,上边还布满了苔藓,滑滑溜溜的,手紧紧的抓住石壁,最后还是一点点的滑落下去,顺着那石道不知道滑到什么地方。那石道越来越陡,滑行越来越快,最后竟然有坐过隧道山车的感觉,屁股上湿乎乎的,那苔藓都垫在下边,倒是没有多疼,但是感觉真的很微妙啊。而且,这可是夏天啊,冷。随着滑行,却不冷了。一亮点在远方闪耀,渐渐的更加清楚了,那是出口,隋辰玉吓到了,这么快的速度,谁到下边是什么地方,要是地面自己肯定会被摔死的。“啊!!”“嘭!哗!”水生四溅,隋辰玉觉得脑袋沉沉的,身上轻飘飘的,好轻松,竟沉睡了下去,有什么在向她靠近。

    被刺眼的光而唤醒,隋辰玉缓缓醒来,一时竟不知自己在何处,清渺的琴声伴随身侧,映入眼中的是高阔的穹顶,穹顶上一片光亮,那好像是水晶,点点的闪着光芒,被这美景深深的迷住了,好漂亮啊。“你醒来。”隋辰玉转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在池边坐着一个人,那人一头未卷的浅褐色头发散落一身,遮住了身上宝蓝色的衣服,琴声消失不见。

    隋辰玉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并无不适的地方。那人放下琴,那琴古朴的没有任何的装饰,通体的黝黑光亮,似常常轻抚。缓缓站起身来,隋辰玉这次发现,那人头发已经及腰,虽卷却并不乱,宽大的长袖遮住身体一半,若不是在他起身的时候看到他腰间带着一枚由宝蓝锦线细细缠绕的翠绿玉佩,这人衣着身上简单。衣袖、一边有暗红色西边,给这深沉的颜色平添了一份活力。隋辰玉忙站起来,那人缓缓转过来,向前一步。

    那人皮肤洁白无瑕,嘴唇粉红,带着些许厚度,加了几分宽厚,杏仁眼睛中浅色的瞳,就如同他那发色样,眼睛向上勾起一点,在眼尾勾出半弧装,眼角圆润可爱,可惜左半边的脸被面具遮住,从额头中间沿着眼睛的轮廓,最终消失在发髻中,露出完整圆润的下边。他面部表情,隋辰玉望着这张脸觉得似乎在哪里看到过,却可以肯定,这样好看的人自己若是见过肯定有深刻的印象的。

    那人又向前走了两步,衣服下边与台面传来摩擦的声音,这人穿着宽袖长衫,深蓝色的衣服上满满的兽纹,似是虎纹。领口袖口仔仔细细的绣着红色的细长花纹,一宽边深蓝色腰封勾勒出纤细的小细腰,红色的宽带连着一枚胭脂扣绑在其外边,衣服外边是一件无袖长袍。那袍子处处显示着用料的讲究,修纹自是不说,这次绣文中掺杂着红色的纹路,仿佛是这件衣服的脉络,有说不出的怪异,却也遮不住这人的深沉、孤寂的沉重感。他仿佛身居高位的王者,虽然面无表情,就像一张白纸,却也让人不敢轻易冒犯,这对隋辰玉却恰恰相反,她甚是喜欢这个人,有种已经认识了好久的感觉,不觉的放下了警惕。

    “你快快离去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他手一指,道,“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便可以出去。走吧。”说完便转身,要往回路走。隋辰玉这才发觉自己不是在池边,而是在一个水中间的平台上,这平台甚是宽阔,大约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呈圆形,平台上按着某种规章刻着花纹和其他什么,和在澈岚那里看到的八卦有些相似,平台边缘有祥云莲纹石柱,包围着平台,自己正在圆形平台的中间,那人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伸手,唤那人,“请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