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诸天道途 > 正文 第四十四章:玄霄(上)
    第四十四章:玄霄(上)

    石门内,是一个高达数丈的炎洞内,三人顺着洞内小径走去,只见得里面是一个赤红色的石室。一进后,一股燥热的热浪扑面而来。四周的石壁几乎要被热气烤化。

    “看样子,这里和那边的承天剑台没什么区别嘛!难道这个禁地就是另外一个承天剑台?”韩菱纱打量着眼前的石室。

    承天剑台,是琼华一处天然的炙热之所。前人因地制宜,将哪里修建成了铸剑之所。韩菱纱去过,自然知道承天剑台是什么模样,眼前的的一切就和承天剑台的炼剑室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咦!这里有一条小路!”韩菱纱又观察了后,发现一条小路。就在他发现这个小路的时候,刚刚暗淡下来的望舒剑再次发出蓝光,这次的光芒比上次更为强烈,而剑尖也在蓝光中指向那条小路。

    “那块走吧!”云天河随即上前。

    既然来都来了,还有剑的指引,那就一探到底吧!柳梦璃这样想着,跟了上去。没走几步,眼前的小路开阔了起来。

    小路也慢慢的开始结冰,小路开始变得光亮,地上墙上的石头也开始有了冰碴,洞内最深处一片晶莹。

    “一边冷死、一边热死,这究竟是什么怪地方啊!幸好里面没镇着可怕的妖怪。”因为寒冷哆嗦而走得慢了的韩菱纱,抱怨着,话刚说完,只见的云天河与柳梦璃两人呆呆的望着眼前,韩菱纱也抬头望去,同样的木在当场。

    只见的石室里面满洞都是冰块,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冰柱,而冰柱上插着一柄火红的长剑。冰柱之中,赫然是一个身穿琼华道袍的男子,那人悬在冰柱内,一章面孔如同白玉雕刻而成,面容相貌是多么的俊朗。看上去野只有二十几岁的模样,虽然眼前的男子被冰封,但一头的长发仍旧飘逸的飞舞状。整个人显得是十分的不羁,眉宇间却透露着一种无比落寞的感觉。

    “这里,和我爹娘的墓好像啊!”看着眼前的景象,云天河喃喃道。

    跟云天河感叹不同,韩菱纱却是对冰封之人有些想法:“这个人又是谁?怎么会在冰里?”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温和却带着磁性的中年男人声音传进三人耳中:“此话应是由我来问,你们不知擅闯琼华禁地乃是重罪?”

    这平淡的问话让三人皆是一惊,尸体还会说话?柳梦璃仔细感受了下,感受到这被冰封之人还有灵觉,就给几人说道:“这个人还活着,和我们说话的正是他的生灵,只不过气息很弱。”

    “少年人,你,能否靠近一些?”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云天河听到冰封之人在叫自己,微微一愣,随即便走上前去,与冰封之人隔冰相望。

    半晌后,只听得冰柱内传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又听那人道:“你的长相,果真,你,可认识一个叫云天青的人?”

    “他是我爹啊。”云天河回答道。

    那人哦了一声后,再次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云天河一愣,回答道:“我叫云天河。”

    “天...河...天悬星河...”那个人似乎在回忆什么。喃喃的说道。柳梦璃却是有些猜测,莫非是他?月牙村那天赵大哥说的那人?虽然有猜测,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想让他自己说出来。

    “你娘是不是叫夙玉?”这时他的话语却带着微不可闻的颤抖,与急促。

    “是啊!”云天河点头,而后有些不解的说道:“到处都有人认识我爹,这次头一回有人问起我娘呢,娘也是琼华派的人吗?你又是谁啊?怎会认识我爹娘?”

    “吾名玄霄,乃是你爹和你娘的师兄。”

    此话一出,几人都是一惊,只有柳梦璃有所猜测才没有太吃惊。原来禁地就是封禁玄霄的地方,水灵珠里面的水灵力的封印,怪不得这里会是这样与外面的岩热不同。

    “玄霄长老?”韩菱纱失声说了出来。

    “哦?小姑娘,你听过我?”玄霄饶有兴致的问向韩菱纱,这还是云天河三人进来后,他的视线第一次从云天河的身上移开。事实上由不得他不感兴趣。自从那天云天河带着望舒上到琼华后,这些天,他神识所及之处,有许多的地方一片空洞。仿佛什么都没有似得,但是在这之前,那都是存在的,甚至夙瑶的琼华宫都也大部分时候是空洞,就算不是空洞不可查,也是模糊一片。连望舒剑也在那天云天河兴奋御剑后也没动用过。

    “恩,是赵大哥跟我们说的!”韩菱纱说道,她不知道为何会跟这个男子有种很是亲近的感觉。

    “赵大哥?是那一辈的弟子?虚字辈亦或是怀字辈?”玄霄继续问道,这个望舒剑宿主的小丫头口中的赵大哥是谁?按照辈分的话,他属于玄字辈,之下的应该是虚字辈,在往下应该就属于怀字辈。莫非是某个怀字辈的听说过自己?

    “都不是呢!赵大哥是掌门的未婚夫!还是长老呢!”韩菱纱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

    夙瑶的未婚夫?这又是谁?怎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玄霄迷惑了。他是真的迷惘了,夙瑶这位师妹是什么人自己难道不知道?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夫?

    “对了哎,你好像是玄字辈的,跟掌门就是师兄妹,那肯定也是长老吧!”韩菱纱问道:“你知道,为什么这把剑会带我们来这里么?”

    “呵呵,你身上所携之剑名为望舒,与我这冰中的羲和正好是一阴一阳的配剑,双剑以日月之神为名,原本都归本派所有。望舒羲和两剑只要长久分离,那么只要再次重逢,就会有所感应。想必这把剑最近一定多次异样,你们也有所感觉!今日我苏醒过来,感应到望舒剑在附近,于是催动了下羲和,望舒剑就带你们来了。”说到这里,玄霄心念一转,羲和剑噌的一声飞了起来,散发出橙红色的光芒,如同艳阳。而云天河手上的望舒剑也在此时飞了起来,一时之间,羲和望舒,一如皓月,一如艳阳,双剑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