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反派女二 > 正文 223
    不明真相的众人欢呼雀跃,这一路行来,明亮干净的地宫,水晶棺里睡美人,想象中的明枪暗箭机关陷阱全部没有,只有小小的趣味关卡然后发奖品,错了不过是被传送离开,这简直就是一次寻宝春游嘛!

    轻松的过程让他们失去了全部的警觉性。

    搞来搞去,不过是游戏一次小小的噱头罢了,果然什么游戏都不可能真的得罪了玩家。

    众人情绪逐渐高昂,谈论着棺中的美人是不是一个人形宠物啥的,就像睡美人是不是谁亲到第一下它就认谁为主。

    陈智杰感觉那黑漆漆到棺材听到这里突然有翻滚到怒意散发出来,心说如果棺材打开以后你们谁能下得去嘴再说吧!怨气化实了都,出来的东西不一定多恶心人呢!

    不理会这些人也没有停留,迅速去搜寻下一株灵草也挖出来。

    他现在已经确定了这棺材里放出来的东西不会是好的,但是这几株能镇压它的植物也是此行很不错的奖励,有怪物一起打,但是有私财当然要独享,人为财死,伤亡他们去,敛财自己来哈哈!

    而且游戏而已,将最终BOSS放出来再打死,也是正常的游戏套路,拿着能镇压首领的灵草,说不定最终大奖也是他的了。

    最后一株灵草拔出,玄铁锁链尽碎,水晶棺在众人眼前生生变化:棺盖缓缓推开,大团黑雾打着滚冒出来,迅速包裹住了整个棺身。

    众人还没看清棺中出来的是何物,眼前场景便是一阵变幻。

    陈智杰眼睁睁看着全部空间被棺中倾泻出的黑色雾气包裹,所有人的眼神都失去了色彩,想象中的集体反抗杀怪没有出现,除了他以外,所有人懂失去了意识,站在原地呆立不动。

    发生了什么事?

    陈智杰一阵蒙登,哪有怪一出来就毫无余地秒杀全场的,这可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不过这个时候陈智杰也没有什么畏惧,毕竟游戏而已,群技能眩晕一下,等会醒过来可以继续打。

    至于自己没有被晕住,应该是手上拿着等东西可以让自己免疫。

    陈智杰想着不觉胆大来一些,举着灵草照着光亮就过去了。

    这个场景让他多少有点像鬼片男主角,所有人都直直立着,在淡淡的黑雾笼罩之下面容变得模糊,只有他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所到之处黑色避让,雾气完全不会蔓延到他这里。

    因为没有诡异等配乐,也明确怪只是在棺材里,所以一个无神论成年人并没有觉得这种情况特别恐怖。

    他手里捏着一把小刀,就这么清醒的站在人群里,看着那棺盖慢慢移开,一只枯白的手伸出来抓住黑色木沿,铁灰色的指甲,没有光泽,却有一种割伤视线的锋利之感。

    一个人形从棺中钻出只露到肩头,枯草一样的头发盖住大半张脸,只有一只小小尖尖的下巴,那张脸转过来,陈智杰看不见她的眼睛,但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注视。

    没来由的,陈智杰被游戏boss的目光盯得有点紧张。

    他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语调恭敬开口问候:“您……就是壁画上的神女大人吧?”

    棺盖打开以后空气中也没有什么腐朽之气,却有一股直达心头的冷意压迫而来。陈智杰觉得自己背后寒毛一点一点的竖起来,他心里默念着“哦弥陀佛”一边稳了稳心神,安慰自己游戏首领没什么可怕,等一下其他人醒过来就能一举攻破,现在只要努力拖延时间别直接被它把自己打死就行,所以仗着胆子与她搭着话:

    “您有未完的心愿需要我们帮你完成吗?看您生前也是一位庇佑一方的神明,这处地宫也没有设置陷阱,可见……”

    “呵呵……”淡漠低沉的笑声打断了他的推论,那声音没有想象的难听,只是声线很低,没有什么温度:

    “神女会不会放陷阱残害误入的冒犯者我不知道,不过对于你们这些无知凡众来说,这地宫本身就是陷阱。”

    她把双腿提出来搭在棺沿上,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迷恋的看着光秃秃的墓室顶棚:

    “我被关进起来的时候,可没有什么地宫和壁画,是我的徒众在镇压我的牢棺上建起这座墓穴地宫,就是引诱你们放我出来。”

    罗春华随心所欲的编着故事。

    “所以你看得见牢棺的真身却还是选择帮了本君的忙,这地宫就给了你罢。”

    她伸手在空中一抓,然后随意伸向他的方向展开手指,手上一个钥匙扣大小的东西便悠悠向他飞过来。

    出场就发奖品?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事!

    陈智杰确定了自己不用死的时候顿时放下心来,喜滋滋的恭敬着用双手接了地宫钥匙,钥匙甫一入手,他便觉整座地宫全景在意识中清晰浮现出来。

    纵览全局,这地宫看起来还是空空荡荡的,徒四壁立,几乎没有什么能给他机会翻捡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的。

    这就有点抠了。

    陈智杰腹诽,脸色和心情呱嗒一下掉到了谷底。这么大个腕,毁天灭地的大能,就给放她自由的恩人几块砖当报答,真是太抠搜了!

    心里想着,态度也轻慢起来,嘟嘟囔囔菲薄她:“努力让人放你出来又怎么样,还不是出来寻一个死,我倒是要看看待会把你打死能爆出什么宝贝来,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就算是不说出口,罗春华也能感知得到普通人的心理活动,更不要说这个人把她当成一堆数据当面直接就说出口的话了。

    被一个凡人一巴掌扇到脸的罗春华:“……”

    这是出场效果有点逊了让你拿我当散财童子来的?

    人生嘛,难免不给力,超脱了肌肉和力量的境界,萌新是一点也感受不到她带来的危险啊……

    但是让她出场给自己来个一路火花带闪电的5毛特效,也不太符合事实,万一以后被小伙伴拉出来嘲笑自己中二怎么办?

    罗春华垂着眼摆弄自己一双利爪,让她杀掉全场活物比让他们入幻的速度可快多了,但是同样不会有太大的响动,因为太厉害,反而会更加悄无声息。

    收回手爪换了一个姿势,罗春华想想还是无奈认了命,怎么算都是霸气裹得严严实实,层次相差太大了,自己的能量完全不能够被这些俗人理解,也满足不了自己俗气的傲娇心理。

    好心塞啊好心塞。

    尼玛从来没觉得跟苏青岩这么同仇敌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