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极品小厮 > 正文 第5章 选拔(上)
    “掌柜的,小二一个月工钱多少?”王昊追上去,问道。

    “二公子一向慷慨,所以工人的工钱也是整个蜀城最高的,一个月30文!”武伯伸出三个指头,比划道。

    “30文?”王昊长大嘴,一脸不可思议。

    “是不是很惊讶,其他店的小二,一个月最多才25文!”武伯得意道,表情中洋溢着对生活的美好憧憬!

    “确实很惊讶,怎么这么少?”王昊应道,一碗打卤面都50文,没想到自己一次就吃了近两个月的工钱,这也太坑了。

    “还嫌少,你能不能胜任小二这个工作,还不一定呢!”武伯打量王昊一眼,鄙夷道,说完,他继续向前走去。

    “我堂堂穿越者,竟然被讽刺不能应聘小二成功!靠!”王昊对武伯的背影竖起中指,心下却在计划跑路,可惜的是刚刚那个壮汉一直尾随,根本没有机会。但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初来乍到,没什么熟人,吃喝拉撒总得解决,虽然小二这份工作工钱不高,但包吃包住包穿,也算有个落脚之地。

    这么一想,王昊心下释然,快步跟上去。

    后房属于酒楼的仓库一类,前面有块空地,此刻正好用作面试,王昊看去,只见熙熙攘攘二三十号人,个个翘首以待。

    见到武伯进来,场面立刻变得安静,落针可闻。

    “东家新开了一家酒楼,急需小厮,于是委任我选拔出最佳的小厮人选!”武伯走到众人前面,扫视一圈,挂着那招牌式的笑容,开始介绍。

    “这次一共招募前台小二两人,帮厨两人,伙夫两人,一共六个名额,大家都有机会!”

    “首先我先说一下工钱,众所周知,二公子体恤帮工,所以工钱极其丰厚,小二一个月30文钱,帮厨和伙夫20文......”

    武伯在上面滔滔不绝,王昊下面听得迷糊,“帮厨和伙夫工钱这么便宜?”

    旁边一人瞅了瞅王昊的打扮,犹疑问道:“公子,你也是来参加小厮选拔的?”

    王昊转头看去,只见对方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一脸憨厚。“怎么,我不像吗?”摆摆衣袖,王昊摇摇头又道:“我这叫以势压人,你不懂!”

    “没想到醉仙楼的工钱这么诱人,连饱读诗书的学子也来参加选拔,看来我岳老二恐怕没指望了!”那人摇头叹息道。

    “额,你叫岳老二?不是岳老三吗?”王昊奇怪问道。

    “没想到公子真的神机妙算,我在家排行第八,于是取名岳老八,小时候遭饥荒,一个哥哥死了,我成了岳老七;后来闹瘟疫,又一个哥哥死了,我成了岳老六.........一年前,二哥染了肺痨,也去了,我现在就是岳老二!”

    “靠!”王昊很无语,很明显这个岳老二不是那个岳老二。

    “‘靠’是什么意思?”岳老二一头雾水,没听懂王昊的用意。

    “‘靠’是指考试,今天来面试的这么多,肯定会出试题让众人一起答题,过关者才能胜任小二的职位......”

    王昊刚好解释到这里,前面武伯的讲话遥相呼应,“鉴于小二代表着一家酒楼的门面,所以由我亲自出题选拔,一共两道题,全部过关者才能成为新酒楼的小二!”

    “但是在考试之前,我还有一句警告,希望大家踏踏实实应试,不要搞什么小动作,尤其不要学这个人,花言巧语,想要蒙混过关!”武伯边走边道,走到王昊旁边,拍拍他的肩膀,问道:“这个人,你叫什么名字?”

    “掌柜的,你这么说我小心告你诽谤,什么花言巧语,蒙混过关?简直是污蔑..........”

    “名字在这里不重要,现在说说下一个环节.......”王昊还没抗议完,武伯打断他继续发言,而后走开了。

    “麻痹的,不重要你还问!”王昊对这个武伯很无语。

    “我们酒楼的菜品繁多,小二的工作首先要求认识字,不然很难记住那么多菜品,所以第一关,就是考察你们识字的多少!”武伯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一本书,示意众人,又道:“这是《论语》,我呆会儿随意指出五个字,你们要是能念出来,就算过关!”

    “那么,你先来!”说着,武伯示意前面的一人,同时翻开《论语》,指着上面问道:“这个念什么?”

    “额!”

    “这个呢?”

    “额!”

    “不合格,下一个............这个念什么?”

    ..............

    古代的识字率很低,但王昊没想到如此之低,竟然拿识字作为一项重要的考题,这相对于王昊来说,简直是信手拈来,虽然古体字看着别扭,但细细勘查后他还是能辨别,当然西卒山楼是个意外。

    总共几十人,能认出五个字的寥寥可数,总共才四人,令王昊没想到的是,岳老二竟然通过了。

    “这个念什么?”武伯走到岳老二前面,指着《论语》问道。

    “一!”

    “这个呢?”

    “二!”

    “还有这个?”

    “三!”

    ...............

    简单的对答,让王昊都觉得武伯是不是岳老二的远房亲戚,没过多久,便轮到王昊了。

    武伯走到王昊身前,审视半响后,笑容中明显不同平常的诡异,让王昊看得分明,“这老头不会耍什么花招吧!”但细细一想,王昊又觉得想太多,作为一个现代人,如果认字的考试都不及格,那可以拉回幼儿园回炉重造了!

    事实证明了王昊的猜想是对的,只见武伯将手中的论语一扔,从袖口摸出另一本论语,翻开,随意指着上面一个字,问道:“这个念什么?”

    看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王昊犯晕了,他此刻心里已经将武伯祖上三代都问候一遍,别人都是古体文的《论语》,而他看到的,却是篆文,至于大篆小篆,王昊不是考古学家,怎么能认得。

    “丫的,你特么怎么不弄一本甲骨文让我认!”王昊心下暗骂道,脑袋里去在想着办法。

    “怎么,不认识?”武伯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追问道。

    谁知王昊在他的追问下摸出毛笔,在书册上写下一租奇怪的符号,“a..o..e..i..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