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五行剑御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万谷城
    笔者诗云万谷城之山势:

    一涧双崖停三坡,四岳五岭顶六梁,

    七沟八寨留九埠,十三城外上城塘。

    司空元朗四人行至路途岔路时,界碑之处空余木刻在此。元朗有点不解,此间石刻盛行,就算武当山林再怎样逍遥世外,也不至于界碑都用成了木刻的了啊。

    犹豫不觉的元朗停下了脚步,褚灵、苏蓉也感到了元朗的疑惑纷纷驻足。元朗喃喃地说着:“木刻所指之处阴森凄凉,毫无生机,本不像诸番清修之人所在。”但却话音未落,不喑世事的小郡主可实实在在的沿着木刻所指走了过去。只见她边走边说道:“我看这边鸟雀鸣叫,走兽踪迹众多,怎么没有生机了,再者朝廷离得界碑怎么有假,真是自以为是。”元朗本欲反驳却被褚灵、苏蓉摇头示意制止了,元朗也只好作罢,毕竟此地他也未曾来过,仅凭一言直觉便武断确实有失妥当。

    旋即紧紧跟随其后入了山去。至于元朗对小郡主如此默许与无可奈何,想是因为好男不跟女斗,何必多做口舌之争罢了。而褚灵、苏蓉为什么如此纵容小郡主,并非他地位尊崇出身王侯,而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郡主到现在也没交出五行剑跟阴阳玉荀,正所谓投鼠忌器,这一下可让着小郡主牵着鼻子走了。

    且说一行人刚走进山内半柱香的时辰不到,山间景象变脸一般,黄雾滚来、黑烟诈起。顷刻间来时之路便被淹没殆尽,前行之路也谜一样的呈现在几人面前。

    见此情形,元朗的前番判断形势不妙,他来至几人之前,将三人领在身后,自己引路在前。先前叽叽喳喳侃侃而谈的小郡主也被吓的闭紧了嘴巴,紧张兮兮的倒吸着凉气。浓雾越来越大,元朗咫尺之间的几人似乎都快模糊了,为防不测。元朗呼喊了一声:“你们三个靠近我身后先不要动,此地雾烟诡异,且让我运功驱散。”褚灵、小郡主哽声应允着,自幼跟随叶翁的苏蓉似乎察觉到了这雾的由来,她嗅了嗅仔细鉴别起来。正在元朗欲运功击散浓雾之时,苏蓉恍然大悟,她连忙制止道:“不要运功击散,一旦运功带起飞沙走石我们便会顷刻葬身火海。”

    “火海,为什么?”元朗散功怔怔地望着苏蓉问道。

    苏蓉道:“这袭来的浓雾不是他物,正是蜀林药鬼朴修所做的吞林烟。此烟中包含诸多磷粉,为高处顺风而扬。所经之处只要风尘些许大些卷起砂石与磷粉碰撞,便会燃起熊熊巨火。烟雾所过之势,犹如巨兽生吞山林一般,寸草不剩,因此将此烟叫做吞林烟,因为爹爹生前怕筱原竹林被江湖小人烧毁,所以对此物甚是忌惮,多番在我面前提起过。因此我敢断定就是吞林烟无疑。”

    话音未落,突然有人喊道:“哈哈哈,之前军师说将司空元朗引进了万谷城我还有所怀疑,如今筱原竹林叶翁的女儿都在此,我便觉得没白白浪费城主的宝物吞林烟了。”一面目憎恶凶相外露之人带着一帮人站在山涧一侧对元朗一行人说道。(此人是万谷城中屹山涧下溪派帮主江湖人称磐涧虎的迟徐)

    元朗一时怔住不敢轻举妄动。

    另一侧众人见此情形叫嚣道:“帮主,听闻司空元朗少林大战何等威风,如今动都不敢动,看上去怎么这么窝囊啊,哈哈啊。”

    迟许大笑着说道:“来,小的们用套笼给我绑了,我倒是看看这位司空大侠还有什么能耐。”

    喽啰们用绳索所制套笼,远远抛出将元朗一行人束缚起来,但因忌惮吞林烟的威力,迟许一帮人都未曾立刻走上前去,而是想悄然等待烟雾散去之后再将几人带走。

    毕竟深处此地久已,对山间风云天气还是了如指掌,刚才放烟之时便知此风持续时间不长,不会费太大时间便可将司空元朗等人一网打尽。

    大约半柱香时辰过后,烟雾渐渐散去,喽啰刚想走上前去。元朗定睛一看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见他挣破套笼,使出一式龙缚云息将零散的吞林烟集聚随后再一式龙袭天衢将烟雾打向了迟许所在之处,转瞬间一条火龙直冲屹山涧处。

    迟许等人大叫:“不妙,快跑啊”狼狈逃窜,逃窜不急的丢盔卸甲急忙跳下山涧以求不被烧死。眼见在元朗身边的几个欲走上前来抓走元朗的小喽啰处境就显得窘迫了,前面是挣脱困境的司空元朗,后面是一片火海的屹山涧。似乎前后都是一死啊,无奈之下几人扔下手中兵器,一个一个地跳下屹山涧,以求躲避火势保全性命。

    刚刚盛气凌人的一群人现状狼狈不堪,让元朗一行人哭笑不得,不过元朗不是赶尽杀绝之人,他眼见一个在涧上犹豫之人,匆忙飞身而去救下他。元朗眼见此人裤子已被尿水侵湿,不用多想此人不是怕水,就是怕如此高的山涧吧。

    元朗将他救下淡然的说着条件:“你告诉我怎么离开此地,我就饶了你。”

    此人颤颤巍巍的看着元朗,似乎刚才被这山涧吓着了一样,还未回过神来。他听闻此言脸上有了喜出望外的表情,他咽了一口唾沫说道:“你们这屹山涧后,向西北前行,会看见两座隔壑而邻的两座崖,你们顺着两座山崖之间的小路走一个时辰便可以出去了。”

    听完此言的元朗露出了难见的笑容,他心想果然好心总会带来一些好报啊。他将目光从此人身上移开,来到三女子之前说道:“我们走吧,出路有线索了。”

    随即三人紧跟元朗过了山涧上的吊桥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

    可是元朗哪曾知道,他刚才救下的是万谷城主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舅子侯山啊,他好心说出的正是万谷城主设下的另一个陷阱阴阳崖(阴阳崖,名称由来一者为左右而立的山崖,左侧为阴骨崖右侧阳窟崖,悬崖峭壁危险四伏,中间道路极为崎岖,因此此路称为此地的万古阴阳道;其义为生死两难啊。再者阴风崖山上山石坚硬无比,棱角处锋利无比,且长伴有毒蛇猛禽出没,因此山崖上终年可见人与走兽尸骨,而阳窟崖上荆棘满布,山石极其松软,不碰则以,一碰山石不是被枝丫划伤就是被松软山石直接带下山去,因此此路还有阴阳两隔之义。)且不说侯山恩将仇报吧,就说此等胆小怕事之人怎会没有投机取巧之心啊。元朗险中求生难免看错人了,他以为此等怕事之人必无他心,可他忽略了此人隐藏的另一个身份。万谷城主乐扬万古可谓风流成性,妻妾成群啊,其中各个女子为抢得万谷城夫人的名号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啊。更何况他是其中一个小妾的小舅子了,为帮姐姐博得脸上光彩也为自己能混个富贵荣华使出浑身解数处处争功,刻刻抢利。如今一番立功恐怕不是个帮主也能混个小寨主坐坐了。侯山这一下可算是做了一件溪派帮主江湖上都有名气之人都没做到的事情,不费吹灰之力将一行人引向一条死胡同任人宰割啊。想到此处地侯山不禁笑出了声来,侯山来至山涧处一把火烧了山涧吊桥,随后他马不停蹄地奔向了万谷城主所在的“城往楼榭”。

    元朗不经意间回身望去看见吊桥处烟雾再起,不觉心里开始打起了鼓,总觉得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只好无奈的往前方走去。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眼前的景象印证了他心里的不安。

    真可谓:“闻声惊看阴山骨,满眼略过阳山窟。”

    看着眼前的道路如此崎岖难走,元朗再看向三个女子,心里明镜一般;自己没问题,可她们三个如何过得去啊。但眼见日暮将近,原路后退似乎也不太可取啊。忽然几声走兽的嚎叫更令人毛骨悚然,元朗缓缓走上前去看着路旁的一块石刻,用手拭去上面的尘土,只见:“黄泉路”三字映入眼帘,看到时刻后的小郡主惊慌的喊叫道:“我不过去,我死都不过去,我宁愿原路返回。”闻听此言褚灵、苏蓉也愁眉满目。元朗想说点什么但不得不咽了下去,元朗思索一下安慰道:“你们在此地稍等一下,我先去前面打探一下。”

    几人点头应允着。

    元朗小心翼翼的攀走着崎岖的黄泉路,就在元朗探出头去仔细观察着前方的道路,一条毒蛇正在悄无声息的接近他。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元朗不经意间毒蛇猛朝他袭来,元朗躲闪不急,被毒蛇咬了腰眼处。元朗回身将毒蛇用掌风击飞,紧接着查看伤势,说也巧合,这毒蛇不偏不倚正中缠绕在腰间的金棋剑上,未曾伤到皮肉半分。元朗总算松了一口气,不过眼看左侧山上的走兽眼睛的寒光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这一难还未躲过元朗往前移了几步又差点被阳窟崖的松软砂石带下山去,元朗步步惊心的走着,错综的枝丫也耐不住寂寞,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元朗的注意。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元朗探路完毕,思索着飞身用出云功中的流云式“举步蹒跚”的返回到了阴阳道的起点。

    此间入口处的三位女子正在被两只凶悍的黑熊围住了,战战兢兢的用火把对峙着,进退维谷的境地可谓描述极其恰当。三人恐怕大声叫喊引来更多的猛兽,一直都在刻意的压低声音,但最后小郡主还是没有抵挡住内心的害怕,她还是叫喊了出来。

    元朗听到叫喊声急忙加快了步伐,等元朗快到时看到了三人的困境。

    元朗一式闪云式救下了黑熊正在追击的小郡主,随后奋力一掌将黑熊击出数丈之远,随着一声闷响应声倒地,另一只黑熊见状扭头落荒而逃。

    安慰了几人元朗看着火把突然心声一计,走兽猛禽向来是怕火的,带着火把前行就不必担心左侧山上之物带来的威胁了,想到此处不禁胸有成竹了。不过转脸刚想踏上这阴阳道,右侧的艰难又摆在了面前。三人面面相觑的看着元朗,眼神中充满了迷茫。褚灵担心的问道:“是不是前面的也不好走啊?实在不行我们先回山涧处,等明日天色明亮时再走吧。”元朗思索着确实很有道理,几人也无比赞同的向元朗点着头。

    元朗一边想着右侧山崖的问题如何解决一边向原路走去,走到入夜时分,回到吊桥的几人再无退路了,元朗的早间的疑惑也打开了,日间救下之人为一小人,此间吊桥被烧毁也必为小人行径的杰作。想到此处元朗咬了咬牙,褚灵、苏蓉都看出了元朗的愤狠之情,褚灵走上前来安慰着元朗说道:“元朗既然桥被烧了,我们就在此处休息吧,就算有吊桥我们也实在没有力气走了。”苏蓉明事的补充道:“是啊,我感觉又累又饿不如我们先找点吃的,明日再商议出山之路吧”。

    听闻二人之言元朗释怀了许多,因为他也不想让着二人再遭诸多颠簸了,元朗释然的说道:“你们在此稍等一会,我去弄点吃的。”褚灵、苏蓉二人见势都跟了上去,只有小郡主丝毫不为所动,原地傻傻的看着他们三个,瘫软无力的说道:“你们走吧,我实在都不动了。”元朗思索之下可能这个小郡主实在累了,再者她就算跟着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说一个郡主有过在山野中生活的经验恐怕是天方夜谭了吧。思虑再三元朗生怕她一人在此有什么不测,便主动走上前去搀扶着已经精疲力尽的小郡主。这一的举动让小郡主感动不已,久久不能释怀,她也就此更显的娇弱伊人了。不过另外两个女人就不这样想了,褚灵先是扭脸就走了,苏蓉皱了皱眉头也跟随褚灵而去。

    元朗察觉到了异常想要跟随,但无奈身旁的小郡主,实在不能愤恨扔下,只得搀扶着小郡主加快了脚步。

    且说褚灵情绪有点失常了,只见她居然攀爬着一颗树,呼啸地往顶端而去,苏蓉见状在树下大喊道:“褚姑娘,如今夜色之下你上树太危险了,再说你上去干什么啊?”树上的褚灵眼见元朗与小郡主跟上来了,便朝他们的方向指桑骂槐地说道:“我没那么娇弱,需要让人照顾,再说了司空大哥这么忙,我还是靠自己上树掏点鸟蛋,好让他们两个多吃点,只不过万一弄到几个浑浊的蛋就只能谁吃了谁倒霉了。”听到此处苏蓉不禁在树下掩面而笑,这分明实在元朗则涨红了脸,小郡主则突然声如洪钟的大喊道:“你个山里的野女人,会上树了不起啊,我才不吃你弄得东西,哼。”

    面对讥讽,褚灵更加戏谑了,她大声喊道:“我又没说混蛋是给你吃的,真是自不量力。”小郡主一听居然天真的对元朗说道:“她说让你吃混蛋。”这一言可让元朗脸上挂不住了,元朗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

    褚灵继而嘲弄道:“哟哟哟,还挺聪明啊这都能听出来,我以为你身子弱,脑子也弱呢”,看上去似乎这一战争无休无止啊,元朗只得低头不语等待争吵结束。本以为此夜漫长难熬要在叫骂声中度过,小郡主却停下言语怒不可遏欲要冲上去,苏蓉赶忙阻拦。褚灵则在树上站直身子手指着小郡主说道:“哟,你上来啊,别让我瞧不起你啊,郡主大人”。

    小郡主接二连三的往上攀爬,却一再失败跌落下来,眼见受到苏蓉的闷声而笑与褚灵的怅然大笑,这个小郡主便发疯一般用火把使劲敲击树干,她边敲边喊着:“我把树打断,摔死你”。眼看二人战争升级,元朗走上前来但又不敢有任何举动,心里可谓是五味杂陈啊,只能呆呆的僵住,而苏蓉也当起了旁观者,静观其变。

    褚灵在树上依旧不依不饶的叫喊着:“你用点力啊,是不是娇弱惯了,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一块儿使出来。如果没力气了就求我,我施舍给你一个混蛋,哈哈啊。”

    这一言彻底激怒了小郡主,她使出全身力气敲击而去。

    随着火把断裂,大树被拦腰打断。褚灵一个没准备径直掉了下去,元朗见状刚要飞身救下,却被愤怒的小郡主一把搂住。苏蓉见势不妙忙纵身抽出腰间束带将褚灵缠绕住,缓缓接下。元朗见此情形慌了手脚挣脱小郡主的满怀,怒目而视的看了小郡主一眼后急忙走向褚灵。褚灵则是吓得不轻,慢慢回神。小郡主则被元朗的目光弄得无言以对,只能:“你,你的”朝元朗喊着。

    元朗仔细的查看着褚灵的身上,看了一下除了轻微的擦伤没有什么大碍便放心了。看着一旁备受冷落肚子坐在一旁不敢言语的小郡主也便未加责难。苏蓉见伤势无碍,正去下褚灵身上的束带,元朗灵光一闪,他一把抓住束带,给我看一下。

    这一举动,让苏蓉有点羞涩,这束带本为女人腰间之物,为束身只用怎么好意思给男人看呢,褚灵看出了苏蓉的羞愧之情,大骂元朗道:“我看你也不用吃混蛋了,你就是个混蛋。”元朗看出了两人的缘由,连忙解释道:“我是想到明日过山崖的办法了,你们听我说,我没别的意思,倘若有冒犯之处多请见谅。”

    苏蓉见状也不再取下束带,褚灵则转过身子,意在让元朗自己动手,小郡主则冷眼旁观了。

    元朗正襟危坐的说道:“山崖两侧极其危险,左侧山石陡峭、猛禽走兽,右侧枝丫满布、石土松散。我们明天前行之时可以带上火把抵御左侧猛兽,然后再用束带把我们几人相互栓连起来。”

    “束带,束带,你就知道束带,你就不会用布条代替吗,分明就是占人家蓉姑娘便宜,惦记人家贴身之物。”褚灵冷冷地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就听你的我这就去准备。”元朗高兴的说道。

    这一下尴尬的局面最算解开了,苏蓉收好束带帮忙撕扯布条。而褚灵、小郡主似乎都在赌气一般,都无动于衷,不去理会元朗。

    无奈之下元朗对苏蓉说道:“蓉姑娘,麻烦你撕扯一下布条,我去给大家弄点吃的。”苏蓉点头应允,随后元朗去找寻能吃的食物,片刻之后将猎下的食物分给几人,吃了东西的几人疲态尽显,未多有言语便各自找地方休憩。

    约至三更时分一行四人总算安眠入睡。

    那么次日四人的行程又会发生遇到什么境遇?回到城往楼榭的侯山又受到什么好处了呢?

    请看下章:

    第五十五章三坡停

    伴随着元朗几人渐渐睡去,另一边堂内却是紧罗密布。

    堂下正跪着一人,正是日间被元朗弄得鼠窜的溪派帮主。众人正在针对他商讨着什么。堂上一人面目俊俏却行为乖张地脚胯虎头椅,身边三四婢女围绕,不难猜测这便是城往楼榭的主人乐扬。其侧立一人身材魁梧虎视着堂下之人百日生,此人名日:百将军,又称败将军;本为讨伐外蛮的将领,屡战屡败后众叛亲离被朝廷流放,随后乐扬见其蛮劲的武艺可用便收至账下以做护身之用。另一侧立者便是城往军师庞同,据说万谷城主能有今天多亏了此人献计献策又身先士卒的拥戴才有了今天的乐扬坐享齐人之福而无后顾之忧。

    且说此番堂内之势,万谷城溪、江、湖、海四派帮主皆在,唯有溪派帮主跪在堂下,想必今日功亏一篑才有了这个下场。堂内其他三派堂主似乎没有怜悯之情,多了几分泄恨之意,都在呼喊着此人无能需要重罚。此间乐扬继续吃着婢女送的新鲜蔬果,不经意的略过几眼,堂下的争吵变成了你一言我第一语,除了其他三派的落井下石,其中有夸赞司空元朗能力的十三城,也有四岳五岭的再度献计设计陷阱,更有七沟八寨的当即去往抓拿再与司空元朗来一战,当然也有冬九埠的一言不发。一直闭目养神的庞同先是坐不住了,只见他睁开眼声言令色的呵斥住了“众说纷纭”。堂下之人一霎间全部闭了嘴,只见庞同欠身对乐扬说道:“眼下涧内失招他们必定有所防范,想必他们肯定会连夜出逃,我们可以趁着夜间山间至清晨起的漫山雾的空挡速去出去处堵截防止他们出逃,落空我们夺剑与阴阳玉荀的计划。”话音刚落,乐扬刚想答应门外却突然来报,侯山有要事求见。乐扬极不耐烦,本来今日没抓到司空元朗就不胜其烦,再加上侯山的姐姐年过芳龄不免人老珠黄失去新鲜,如今还要养着个没用的小舅子更是让他心情烦闷,这一下他好像找到了出气的地方,他起身大喊道:“带上来,今天他要是说不出什么要紧的事,老子连他跟他姐一块儿砍了,去去今天的晦气”,说罢示意庞同去准备他刚才说的事情。

    侯山被带上了堂内,他大喘着说道:“启禀城主,我已经把司空元朗的后路给断了,我方才临来之际把吊桥给烧了,他们估计现在被困在阴阳崖上了”。刚要走到门口的庞同立刻驻足而望,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他一把抓过侯山问道:“你再说一遍?”侯山知道庞同不是好惹的,便颤颤巍巍地说道:“我把吊桥烧了,他们现在应该还没跑出阴阳崖。”这几句让众人的场面一度尴尬,众人可谓是忍俊不禁啊,这大军师刚想出去堵人家出路,可人家根本没跑,而且还被向来无用的侯山断了退路,这不是明明的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嘛,乐扬闻听此言也怔住了。他只得僵硬的拍了拍手掌,说道:“好,做得好。”侯山数年间未曾被城主夸过一句,闻听此言得意忘形的说道:“城主可给属下几人,我在阴阳崖上设伏一定会把他们几个抓住。”听到此处僵在一旁的庞同一个耳光扇过去,大骂道:“你这个废物,在阴阳崖上设伏,万一他们掉下阴阳崖,是不是你去如同虿盆的崖下找寻几样东西。”真可谓是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啊,乐扬摇了摇头还是觉得这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人,他回身坐回了虎椅之上,轻身的问道:“不知军师还有什么妙计吗?”庞同见僵局打破,侯山气势也消便计上心头的说道:“阴阳崖的山势与险难程度我等都熟悉不过,恐怕他们几个外人就算有命逃出去,出了阴阳崖便是精疲力尽之时,我们可在此地设伏,坐等他们到来。”思索再三乐扬还是听信了庞同之言,说道:“就交由你去办吧,对了他们几个也交给你处置吧”,随后离开了堂内。

    庞同欠身恭送乐扬,随后虎躯一震的面对众人说道:“溪派帮主,赎罪随我去阴阳崖出设伏,如若再有差池数罪并罚,侯山报信有功就去送夜香,那里正巧需要个统领。”说完便示意众人散去,自己则冷哼一声从侯山身边走过。侯山则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本想立功怎么最后弄得得罪人了呢,唉声叹气的他扭头起身走了出去。

    正所谓:道貌岸然伪君子,反复无常真小人,与这两个人的写照真是神似无比。

    次日清晨,元朗等人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翘首以盼”,他们还是按照昨日的计划而行。他们来至阴阳崖处,清晨的寒气从崖下攒起,加上眼前崖上的凶相更是让人不寒而栗。无可奈何元朗硬着头皮带着几人往“黄泉路”走去。

    元朗几人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布条连接着几人时松时紧,总算有着足以保全性命的距离。

    事实证明元朗的想法是有效的,虽说几人用了约有一个时辰,途中伴有脚下砂石滑下崖底,但总算有惊无险出了这阴阳崖。一路之上战战兢兢的小郡主眼见走了出来,生气的向崖底扔下了方才拿着的火把,像是在宣泄着因恐惧缠身的愤怒。元朗几人也松了一口气,缓身去解身上的牵连的布条。

    但几人没想到,火把下去不久便有一大群受到惊吓的乌鸦从崖底飞了上来,元朗赶紧用手甩起布条,只见一式《龙凌乾坤》刹那间便将几人带着身旁,随后元朗用身躯为几人遮蔽。几人刚刚从黄泉路下来,还未缓过神来,这一惊吓更是不轻,慌乱之下的几名女子几人大喊大叫着。

    小郡主的怒火稍纵虽然给他们带来麻烦但也因祸得福,本来在此设伏的城往军师众人也被这一幕惊得举手无措,尤其是马匹,受此惊吓四处乱窜,设伏的众人顷刻间暴露在元朗几人面前。

    待乌鸦群散去之后,庞同整整衣衫与冠式故作镇定的发号施令,他说道:“不用埋伏了,赶紧给我上。”命令一出几个慌不择路的手下踉踉跄跄的朝元朗杀将过去,不过这样的安排就有点儿戏了。再怎么说元朗也是当今的绝顶高手,就凭这么几个慌张的手下怎么是他的对手啊,元朗眼下并未慌乱他轻轻甩起布条仅凭龙凌乾坤的余劲便将几人打翻在地。

    庞同见一败涂地,不免心生疑虑,但作为智谋之人为得真实究竟实力如何他还是硬着头皮冲上前来与元朗对招,元朗一式一式应下,本要力擒之时却被庞同径直逃脱,元朗甚为不解,以其刚才龙魇功分式龙滴无擒岂会落空,元朗这边未完思索,庞同轻拭去额头上的汗滴,顶起中气的嘲讽道:“司空元朗,今日在这阴阳崖姑且饶你一命,三坡停必是你葬身之地,我们走”,随即带人扬尘而去,元朗本想追赶但恐于身旁几人被擒,不过这庞同临行之际,仓皇逃走的他还是露出了破绽,元朗终于明白刚才的招式为何会落空,原来这庞同用的是出云功啊,当今武林的轻功绝学在对阵中逃跑用到如此化境元朗也是哭笑不得,虽说元朗觉得在逃跑上有点自愧不如,但想到如此绝学会落到此人身上想必也有他的渊源吧。

    未经几分休憩,元朗觉得还是趁早赶路离开此地微妙,毕竟此地形形色色之人对他们身上带的东西觊觎不会因一朝一夕的搓败而就此打住吧。

    元朗几人再度向前走去,远远望去只见坡上几人慌忙的将什么东西斩断,元朗觉得一定不那么简单,他回身催促身后的一行人说道:“前面一定有鬼,我们快些过去。”不过还是来迟了,当元朗几人到达之时只剩下几个竹制的筐篓在地上了,筐篓之上被刀剑隔断的绳索清晰可见,元朗顺坡向上望去这筐篓的用意就再明显不过了,此为上坡只用,斩断的用意也就是困死元朗几人了。此坡的陡峭虽不怎么样,但元朗纵身去试之时便知道结果了,破山的砂石只可见却不能被借助一点气力,比阴阳崖上有过之而不及。元朗用出云功轻轻借力便径直落下,几次用劲好不容易了看到了高处一个可以立足之地,更高之处还有另一个落脚处,但元朗竭尽全力似乎也只能到达这第一个落脚处,元朗在坡下安慰几人道:“你们稍事等待我先上去第一个落脚处便扔下方才的布条将你们拽上去。”几人眉头紧锁的应允着元朗,元朗用尽气力到达第一个落脚处可刚刚看到此地还有被隔断绳索的筐篓,就被上面扔下的巨石逼离了此地。元朗落回起身之处,被巨石砸中的第一个落脚处摇摇欲坠,颤颤巍巍的悬在坡上。

    元朗不禁被当前的难题难住了头脑,真可谓是此坡之上无可立足之地啊。原本这三坡停是一个落脚一停,一停为一坡,几人为断其出路既然把这三坡停变成了一坡停,为了留住元朗几人也真可谓是煞费苦心了。

    眼看寒风四起几人一时陷入困境,坡上不断被吹落的散沙散土更是弥漫在几人脸上,不过几粒沙子落到小郡主脸前之时却让她在心烦之外有了一丝意外的感触,她仔细探摸着砂土,突然她惊奇的大喊大叫道:“我有办法了,这砂石是回鹘特有的软土,此土松软无比一旦被成形之后便不能再去触碰,就算被风轻轻吹动也会软塌下去,我小时候经常在府中玩这种奇异的砂土。”说道这里元朗明白了方才坡上无从下力的根源,他认真的听完了小郡主言语问道:“那如何让他像在开始一样成型呢,,总不能这样一座山坡只凭风吹到此地,而又恰好这个形状吧”。小郡主似乎像个博学的先生一般对元朗说道:“你听我慢慢给你讲嘛,刚才不是说了一旦成型就很清软无力,那一定会有让它一旦成型的办法的,我见过府中的养花师傅有一次急需用土便将此土成型过,我当时觉得特别有趣便特意记了下来,只需要用杨树的黏汁即可,黏汁所到之处就像是冬天成冰一样,所碰之处立刻变得坚石一般。”听完此处苏蓉说道:“此山林中我见过杨树,就在他们之前夜宿的地方”。

    听完言语元朗纵身而去。

    片刻之后元朗到了一片杨林之下,他在附近找寻了一些碎石子,只见其握于掌心发内力径直向树干打去,元朗一掌便将石子楔于木干上,被掌风震动的树木之上林鸟各自飞去,元朗再一式内劲打去,方才楔于木干之上沾满黏汁的石子被内劲逼出,元朗借自己掌力侧身一式入云式收下弹出的石子径直回到原处。

    当元朗回来之时却见一片打斗痕迹,元朗四下望去却见苏蓉、小郡主不见踪影,褚灵也是被人打伤,元朗连忙先去照看褚灵,褚灵眼见元朗的关切与疑惑之情,褚灵赶忙说道:“方才在一阵风沙掩护之下十余人从山下背绳而下,我们三人便被冲散了,我方才拼尽全力将不会武功的小郡主藏在一处后想再来帮蓉姑娘,我回来之时就与你见到的情形一样了。”褚灵言下之意三人处苏蓉被抓走外就剩他们三人了,元朗着急道:“你快去带回小郡主,此处别无去路,我们赶紧越过此坡,我想应该还能追上,再晚了我怕蓉姑娘会有危险。”褚灵示意之后就去带小郡主了,稍事等待三人集于坡下,元朗说道:“你们先在此躲藏,一会我如果安然无碍上去之后便会同时扔下两条绳索,看到绳索后之你们再出来,我再将你们拉上去。”二人异口同声应允,元朗再三强调两条绳索后飞身而上,来至半坡处元朗打出几枚石子,只见瞬间石子凝于坡上,元朗轻踩石子借力而去,两次借力后便飞身越坡而来。山坡上守卫之人根本不曾想到会有此一役,正在吹嘘着三坡停变一坡停之事,回身却见元朗飞身而来,未有准备之下元朗三拳两脚便将众人打翻。

    无力还手之下众人纷纷跪倒在地苦苦求饶,元朗怒不可遏,他对众人说道:“我本无杀人之心,你们从事到来,此地到底是何处,为何处处设伏几经想要加害我们?”众人为求活命争先恐后的说道:“此地为万谷城的前山,地处武当山西侧,因军师想要大侠的五行剑与玉荀,便让我们设法阻碍你们去路,耗费你们气力与出山的时间,如此好夺下你们手中之物。”

    元朗喃喃道:“万谷城前山,难道还有后山不成,武当山西侧,难道东侧还是真正的武当山去路,那么石刻想必也是他们口中的军师所为了。”元朗思索之后擒起一人,你感激准备两条绳索扔下坡去,将坡下之人拉上来,如有半点差错,便如此刀。话语之内用手指捏碎了此人手中的佩刀。此人吓得屁滚尿流连忙照吩咐去办,随即元朗等待坡下褚灵与小郡主,见褚灵与小郡主安然无恙元朗再度发问道:“你们刚才抓上来的人还不给我送到面前吗?”众人闻听此言再度恐慌不已,几人纷纷答道:“大侠饶命我们怎敢隐藏,方才坡下抓来之人已然被湖派帮主坐下的四护法带走了”。元朗继而问道:“什么四护法?带到何处去了?”

    众人说道:“三坡停为前后山分界之处,自此往北而去便是后山,入后山的第一处便是四岳护法把守的隘口,而把守的四人分别叫做朱岳、玄岳、青岳、白岳,他们便是湖派的帮主四护法了。”

    听完此话,元朗不觉心底一纠,本想此处险要,过了此处必定柳暗花明一片坦途,怎曾想到艰难未经一半又少一人在彼方之手。看来此地一番不能有丝毫懈怠。话不多少,元朗带上两人火速追赶四岳而去。

    苏蓉凶险几何?元朗三人又会经历怎样的后山之险呢?四岳五岭顶六梁又会设下怎样的险阻呢?

    请看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