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专业撒糖指导手册 > 正文 第12章 .21表
    -43-

    靠着纪淮远这话,叶亚更加无法无天起来,他在学校的重心就是跑步打篮球锻炼身体,还去参加了学校散打社团,社团就他一个毕业党每天来练习,画风尤为不同。

    因着每天运动量大加上发育期容易饿,叶亚时不时地去刘建国那儿做点好吃的,还打包到保温盒里,带到教室,课间饿了就吃一点,这香味儿太容易飘了跟狐狸精一样吸引诱惑人,其他同学也馋得悄悄咽口水,久而久之,大家都会带点补充能量的食物来教室,下课休息就边吃边做题,教室里弥漫着食物的香气,来上课的任课老师叫苦连迭,刘建国气得在讲台上拍案怒吼:“以后不准在教室吃东西!叶亚你给我出来!”

    罪魁祸首叶亚认错认得很快,加上和刘建国这个饭友关系也渐渐亲近了不少,喝茶没到两分钟就被放回来了。

    刘建国制定了禁食令,叶亚可不敢再造次,晚上哭唧唧地打电话给纪淮远,哭诉今天自己是忍着多大的饿意上课的,差点都要饿死在课桌上了。

    纪淮远知道小孩说话没谱爱夸大其词,直接无情地忽视了叶亚的埋怨,问道:“你现在多高了?”

    叶亚没量过身高,但他能感觉到自己长高了,每天晚上都在梦里飞啊飞,大概估测了一下,答道:“178了吧,应该差不多,虽然我没量过。”

    “回家来量一下。”纪淮远说,“你还有多久放寒假?”

    说到这个,叶亚就义愤填膺了,“学校太坑爹了!寒假一个月假期活活被缩减到15天!快过年了才放假,初三好可怕啊!”

    “也快了,还有二十天过年,到时候我来接你。”

    叶亚哼哼,火气消了不少,“行呗,我得知足。”

    因为要放寒假的原因,叶亚已经连着上了五个星期的课,一个多月没回家没见到过纪淮远,这下乍一看差点没认出来,盯了半晌才激动地喊道:“纪叔叔您又长帅了!”

    纪淮远细细地注视了叶亚一会儿,“你头发长了,等下去剪头发。”

    “哎,你怎么这样啊。”叶亚不高兴地撇撇嘴,教纪淮远人情世故,“我都夸您帅了,您应该礼尚往来也夸我变帅了啊。”

    纪淮远依他,“你也长帅了。”

    叶亚马上就开心了。

    纪淮远注意到叶亚两手空空,他微微皱眉,“怎么什么也不带回家?”

    “我不想做作业了啊,大过年的。”叶亚理所当然地说,“而且这段时间一直在考试考试,我现在看到题目就头疼。”

    “衣服也不带?”

    叶亚愣了一下,他实在嫌麻烦,放学都迫不及待的,连宿舍都不想回了,压根没想过衣服的事,“哎,过年得穿新衣服啊,而且我长高了,要买新衣服啊,纪叔叔你不会这么小气不想给我买衣服吧?”

    纪淮远失笑:“好,买。”

    纪淮远带叶亚去理发店剪头发,理发师盯着叶亚的脸细细观察了一番,随后给叶亚剪了个妹妹头。

    理发师凯文笑着问道:“觉得怎么样?”

    叶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偏偏纪淮远在一旁回道:“挺不错。”

    叶亚剪了这个发型着实秀气乖巧了不少,刘海短短的,露出眉毛,皮肤又白又嫩,看上去跟奶油似的,发型挺符合他这个年纪,然而叶亚却是很不满意,要换家理发店去剪个男人味的寸头,然而被纪淮远无情驳回,被拎着衣领回家。

    叶亚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放假回家的喜悦都因为这个他觉得娘里娘气的新发型给毁掉了一大半。

    “我来做饭吧。”叶亚气鼓鼓地说,“我得多放一勺盐,对您的见死不救施行报复,咸死你。”

    纪淮远觉得有些好笑,“见死不救,这么严重?”

    “当然!您这是毁了我男子汉的尊严!”

    纪淮远轻笑一声,拍了拍叶亚的脑袋,“不用男子汉做饭了,出去看会儿电视吧。”

    叶亚怎么瞅自己怎么不得劲,跟鹏鹏大毛约出去玩,也觉得抬不起头。

    果不其然,一出现就被鹏鹏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半天,鹏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叶亚:“还别说,这发型配上你这久不见天日养白的皮肤,活脱脱一个小白脸啊!”

    叶亚被说得脸色越来越难看,大毛扯了扯鹏鹏,劝道,“哎,你别再嘲笑亚亚了,他要发火了。”

    “哈哈哈,小白脸发火,讲真,我还挺想看的!”鹏鹏笑得更欢。

    叶亚直接一巴掌拍他脑袋,面无表情地看着鹏鹏笑声戛然而止,捂着脑袋一脸懵逼。

    “小白脸发火是这样的,看清了么?”叶亚作势动了动手指,威胁道,“还想再看吗?”

    鹏鹏:“……”

    这就是披着小白兔外衣的大灰狼啊。

    正欢天喜地地吃着饭,叶亚手机响了,是金钱打过来的:“亚亚你放假了吧?”

    叶亚隔三差五地跟金钱在微信上聊天,也经常朋友圈互赞,逐渐形成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对啊!正寒假第一天呢。”

    金钱跟着笑,“那寒假第二天我承包了?我来找你玩啊。”

    周遭乱糟糟的听不太清,叶亚跟大毛鹏鹏比划了一下,拿着手机走出去,“可以啊,貌似我们都没有一起玩过啊。”

    “行,就我们俩。”金钱说道,“哥带你去嗨去浪,让你享受一下纸醉金迷的生活!”

    叶亚眼睛顿时亮了:“好啊!”

    自称有钱人的金钱这话一出,叶亚晚上激动得都睡不着,跑去问纪淮远金钱到底多有钱。

    纪淮远答道:“他是开婚介所的。”

    叶亚:“……”

    顿时焉了。

    “这比您开书店还不靠谱啊。”叶亚嘟囔一声。

    纪淮远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我开书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受他影响。毕业时因为对自己的专业课不太感兴趣,婉拒了教授生科课题研究实验的邀请,开始思考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后来无意跟金钱谈起,便产生了开书店的想法。”

    而开书店最根本的原因也是因为可以博览群书,从而找到自己对什么有兴趣,但遗憾的是,至今还没有。

    纪淮远从来都性情冷淡,学习生涯里按部就班,依着父母的想法选大学选择生物学专业,虽然表面看上去风光睿智令人羡慕,但实际上,他从未对某一事物产生过深刻而又痴迷执着的想法,他尝试学过绘画、音乐、书法、武术、击剑等,但最后都是浅浅一探从未深入,旁人说他博学确实是谬论,他也不过是略知一二。

    后来认识了金钱,听纪淮远这么一说,他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就多看书呗,就能找到兴趣了,干脆你直接开个书店吧?反正你家有钱,随便花。”

    大概他人无法理解他这种心理,仿佛都有些病态了,只为了找兴趣,找自己喜欢的事物,想挑战它从而得到未曾有过的满足感。

    纪淮远眸色渐深,他从回忆里抽身,淡淡瞥了眼正在喝牛奶的小孩,“喝完就去睡吧。”

    “好。”叶亚一口气把牛奶喝完,抹了抹嘴巴,嘿嘿笑:“我去睡了,纪叔叔晚安,明天我得帅帅的跟钱钱哥见面。”还得帅帅地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纪淮远低笑:“你可真忙。”

    “那是,我和钱钱哥约完还要和乐哥一起去嗨呢。”叶亚傲娇地扬起下巴,“纪叔叔您要是也想跟我出去玩的话,得提前预约啊,我得看看我的档期。”

    纪淮远问道:“我身为你的负责人,不能破例一下,也得预约?”

    叶亚想了想,妥协:“行吧,您养我您有钱面子大,就不用预约了,小的随叫随到。”

    “那后天?”

    叶亚出门前特意抹了把头发,企图把刘海都捋上去,费了半天功夫都没有成功,他的帅气值顿时减少了百分之五。

    到了约定地点,叶亚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店牌名,这烤鸭店就是所谓的又嗨又浪纸醉金迷???

    叶亚一走进去,金钱就看到他了,朝他招手,“这儿,亚亚,这儿。”

    叶亚坐到沙发上,一脸哀怨地指控:“钱钱哥,你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金钱不明所以地答,一边叫侍者端上烤鸭。

    叶亚哼了一声,“这哪里纸醉金迷了?”亏他惦记一天了这个词,结果就迎来了一只肥得流油的烤鸭。

    “哎,我嘴馋想吃烤鸭了嘛,吃完带你去玩啊。”金钱不以为意地说道。

    叶亚眼睛瞬间恢复了光彩:“吃完再去玩!好啊,我也要吃烤鸭,闻着好香啊!”

    然而,叶亚还是太年轻了。

    叶亚一脸懵逼地看着游乐园大门,里面传来孩子的欢声笑语,他僵硬地转头去看金钱,“纸醉金迷?”